[回到版面]
回應模式
名 稱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5120 KB。
  •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 國際、政治類時事新聞話題,請使用新聞板進行。

黎明之劍無名19/01/13(日)16:03:24 ID:Um4l4o66No.358277del
琥珀看著高文認認真真把這封信看完,然後看到高文一臉淡然地拿起了手邊的蘸水筆。
  她好奇地問道:「你要寫回信啦?」
  高文搖搖頭,隨手在那封信函的末尾寫了一個單詞:
  已閱

  「去交給那個信使吧,」高文把羊皮紙重新捲起來塞進漆筒裏,遞給目瞪口呆的琥珀,「趁時間還早,讓他趕緊回去覆命——就不留他吃午飯了。」
  「你就寫一個詞?!」琥珀彷彿還是不敢相信自己看見了什麼,再三確認著,「這是戰書哎!正常貴族這時候不是先來來回回打十幾封嘴仗的麼?」
  「這就夠了,」高文笑著說道,「至於別的回覆……霍斯曼伯爵會看到的。」
  琥珀一臉困惑地帶著「回信」離開了……

  在機械製造廠下屬的軍工車間內,在尼古拉斯.蛋總的親自控制下,一枚重型軌道加速炮彈正穩穩當當地落入炮彈箱內。
  在炮彈光潔的表面,一行新打上去的鋼印文字清晰可辨——
  對方辯友你好,這是我方論據。

  在這復甦之月的最後一天,國王遇刺以及東境公爵起兵「復仇」的消息還在路上,可是讓安蘇迎來變革的第一場戰爭,已經開始了。
------

霍斯曼伯爵的思維發散著,然後聽到高空中傳來了另一種奇怪的聲響,那是一聲尖銳的、彷彿哨子般的異響,而且音調越來越高,越來越尖利,就好像天上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一樣。

  隨後,打雷了——在地上。

  超乎想像的恐怖巨響突然在平原上炸裂,沒有人看清是什麼東西落在他們身旁,伴隨著這雷鳴般的轟然巨響,無數岩石、泥土飛到了天上,其中還混雜著剛剛被撕裂的人體和戰馬殘骸,霍斯曼伯爵感覺自己好像被一個看不見的巨錘擊打的飛了起來,他華麗的伯爵大氅上迸發出各種顏色的魔法光芒,精心珍藏的護身法器在這一瞬間幾乎全都炸了個粉碎,緊接著他就感覺到那可怕的衝擊直接作用在了自己身上,他的內臟震顫著,骨頭也震顫著,並在震顫中四分五裂,在越來越高的視線中,他看到更多的「雷鳴」正在開闊地上一個接一個地炸響。

  連續不斷的爆炸降臨了,就好像有成百上千個憤怒的大魔法師正在天空揮灑毀滅性的魔法一般,整個開闊地幾乎是瞬間便被火焰、煙塵、殘骸和瀕死之人的哭喊覆蓋起來,騎士們在恐懼和驚愕中高聲怒吼著,失控的兵卒和戰馬在地獄般的戰場上橫衝直撞,魔法師們徒勞地撐起了各種各樣的防護法術,但他們稀少羸弱的魔法盾在整個戰場上就好像黑暗中的幾點火星般渺小且轉瞬即逝——幾十公斤重的魔晶炮彈炸裂時能輕而易舉地撕碎他們倉促之間撐起的防禦,而且由於法力殉爆和亂流的影響,很多撐起護盾的法師甚至死的更快:強大的魔力衝擊破壞了他們的施法環境,人類脆弱的神經系統根本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控制住那些狂暴的能量,一個個法師在他們的護盾後面七竅流血而死,他們的護盾還未熄滅,他們的大腦卻已經被自己的法力燒成灰燼了。

  在爆炸中,霍斯曼伯爵終於落地了,或者說他包含頭顱的那部分終於落地了,他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腳在什麼地方,但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消亡,在視野徹底變黑之前,他看到一塊燒焦扭曲的金屬殘片突然掉在眼前,那金屬殘片上依稀可見一行文字:

  ……這是我方論據。
這段看了真爽
果然以(物)理服人才是真理
真理只在大砲的射程範圍內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