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84662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659899714625.jpg-(51 KB, 960x720)
51 KB
babyy fuckkbaby22/08/08(一)03:15:14 ID:gX.SuHtANo.2017del[回應]
<L>o!l*<a> <F>u*c*<k>
--
oooo.to/4ckR
*--
oooo.to/4ckR
**--
oooo.to/4ckR
**--
oooo.to/4ckR
*00
oooo.to/4ckR
**--
oooo.to/4ckR
**--
oooo.to/4ckR
--
oooo.to/4ckR


(記事の削除用。英数字で8文字以内)

無題無名22/08/07(日)14:16:41 ID:96Mis0UwNo.2013del[回應]
「請你等一下!」
「我已經說過不可能了,請你回去吧」
在大堂,一對男女在拉扯。
「他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啊?」A問身旁的人,他覺得在軍事設施大堂演愛情劇不太合適。
「哦,那女人又來了嗎?」B看來了解情況。「她是那軍人的妻子,一直要求軍方關掉這城市的防禦屏障。」
「關掉?為什麼?」A非常詫異,不久前這國家陷於內戰之中,革命派為推翻王室而舉起反旗,他們現時身處的城市由王室一派支配,正因為有高科技的防禦系統阻擋革命軍,戰事最終以王室派勝出,但失敗的革命派仍潛伏地下行動,因此防禦設施依然運作中。
「她的兒子好像是戰爭期間在城外被戰火波及死掉,她和死難者遺族想在城外悼念放出氣球,讓它們飄進城內,但防禦屏障會把氣球擋住,所以要求軍方在舉行儀式時關掉屏障。」
聽了B的解釋,A呼了口氣:「就為了這種無聊自我安慰嘛…咦?不對,她是軍人妻子吧,怎麼兒子當時還會在城外?」他看著女人,一臉愁容卻不損她年輕美貌,怎看也不像有年紀大到能參加革命的孩子。
「他們戰後才認識結婚的。」
「哦。你還知道得挺多耶。」A 不以為然。
B用鼻哼了一聲代替回答。
無名22/08/07(日)14:17:31 ID:96Mis0UwNo.2014del
黃昏,女人獨自站在城牆之上。
「不能說很好的興趣呢。」B從暗處出現,跟著女人視線所投,高佇城牆外只見一堆頹垣敗瓦,被夕陽映照更覺悽慘。
女人一動不動,依然看著城外。「外邊和城內不一樣,沒受那個保護。」女人口中的「那個」,是指高空飄浮著的巨大構造,數十片大小不一的菱狀鋼鐵繞著城市緩緩旋轉,裝甲接縫處閃爍淡淡七色光芒,每當一片鋼鐵在頭上經過,都聽到它發出的低沉鳴聲。
「聽說那時真的很慘啊,王后逃進這城市避難,因為懼怕革命派滲透,所以擋住不讓平民進城,讓他們夾在兩軍炮火之中。」B以挑釁的口吻描述。
女人依然一動不動,只以平靜的口吻說著:「那時我抱著孩子,只能縮成一團不斷祈禱,最後只有我活下來。」
女人說著時幾乎毫無表情,和大堂時那滿臉哀傷的喪子婦人完全不同。
無名22/08/07(日)14:18:18 ID:96Mis0UwNo.2015del
「你可真是給我們丟臉丟大了!」滿臉凶相的將軍一拳打中男人鼻梁。
男人被打得鼻血狂湧,卻連悶哼一聲也沒有。將軍嘖了聲再一拳招呼過去,男人立時被打趴在地上。
—————————
「所以說,那男人是被全軍隊討厭囉。」A向B問。
「對,像他那種能幹又正直的軍人,對大多數人就是麻煩。」
—————————
「如果你肯低聲下氣求我們,事情就不會搞得那麼大。」將軍下巴一指,將軍身旁兩副官把男人左右夾起,然後將軍又揮拳往男人的腹部。
「你的女人惹出麻煩,卻要讓我們來善後。」
—————————
「即使他是這城市的防衛指揮官,也不會因私情而影響判斷。」B繼續向A解釋。「但他這種正義無私的人,作為軍人卻會選擇聽從上層出於私情的命令。」
「那女人接近他不就白費心機了。」
「誰知道呢?為求達成目的,那女人也只能選擇繼續待在男人身邊。」B嘆了一口氣。「這樣笨拙的想法,我都覺得有點可愛了。」
—————————
在陰暗潮濕的下水道,女人在一枚橫躺的巨型火箭旁邊。說那外形是火箭卻連著車輪放於鐵軌之上,從鐵軌的粗糙造工與下水道樣式有別,似是急就章完成的產物。
她看著手上銀色的吊墜,裡面是一張小孩的相片,和在大堂時或在城牆時的表情不同,很難說她到底是哀傷、無感情、憤怒,或許兼而有之,甚至可能帶著一點慈愛。她把吊墜繞在火箭的尾翼後退到一旁,目送點火後一直加速的火箭,直至它消失在不見盡頭的下水道之中。
—————————
一輪毒打過後,男人再也站不起來。
「現在就當我賣人情給你吧,王室那邊也想要機會改善形象。」將軍拿出手帕擦著手。「你和你女人也因為這事要鬧離婚了吧,現在解決了不就正好。」
鼻青臉腫的男人聽到將軍這番話眼神閃了一下,然而在場並沒人發現。
此時大量平民正在城外舉行悼念儀式,在他們看著氣球隨風越過城牆時,城內發出轟隆巨響,水泥地面碎裂下陷,隨之而來就是城內建築物崩塌,彷彿是飄進城內的氣球觸發一樣。
無名22/08/07(日)14:20:09 ID:96Mis0UwNo.2016del
很久沒發這種短篇故事般的夢了
好像和最近不少時事都混在一起

檔名:1659429401262.jpg-(320 KB, 1440x1559)
320 KB
無題無名22/08/02(二)16:36:41 ID:9fAhd4OoNo.2011del[回應]
最近做了一堆和hololive有關的夢
今天是Ina和我同個高中 同班 同一小組
我是組長 馬自立也在同一班
Ina的媽媽是國文老師
Ina被叫上台以後毫無理由被媽媽打了
打第一下的時候大家都嚇到了 沒人起反應
打完第二下以後我受不了趕快跑上台阻止
用身為組長必須了解狀況
並且如果Ina有什麼錯要協助她改善
低聲下氣的和Ina媽問話
她才說到 原來Ina好久都沒畫畫了
Ina是藝術家家族重要的接班人
要是她不畫畫了 這種事情是家族的恥辱
Ina媽媽在家族會議被罵得狗血淋頭
Ina說她找不到畫畫的靈感
了解狀況以後 我說要幫助Ina恢復她的靈感
事情才告一段落開始上課
下課的時候 我拿了一張蒐藏已久的高科技飛船的海報和Ina一起看
我知道這不太對 這種畫風和Ina的氣質一點都不合
不過這是我手邊唯一的藝術作品了
Ina說她會嘗試看看 我讓她把海報帶回家
我說我回家後也會再找找別的資料
我和Ina沒有一起回家
放學回家的路上 顯得非常陌生 我幾乎完全不認得路
走一走 我問前面的同學(男 外表是我現實的國中朋友)這條路平常是這樣嗎
他說時間不一樣看起來當然不一樣囉
我想著平常和Ina在一起時
她看起來那麼快樂
沒想到會有這種煩惱
要在這段期間內幫Ina恢復靈感究竟該怎麼做呢
踏著沉重的腳步 我就醒了

感覺好像什麼文字冒險遊戲啊
在幾周內幫助Ina找回靈感 還要完成她的畫這樣的遊戲
會根據最後Ina畫出的圖而有不同的結局
還有醒來後想吐槽為什麼Ina媽媽是教國文不是美術啊
無名22/08/02(二)16:44:44 ID:9fAhd4OoNo.2012del
附圖出處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100132855
夢裡的Ina穿的衣服顏色比較淡 有點像error中的水手服
我的回憶中平常在一起的Ina也沒這樣畫面陰暗的場景
而是和Ina去遊樂園吃冰淇淋笑得很開心的構圖
如果是遊戲這種回憶明明是之後要去解鎖的場景
無名22/08/17(三)11:19:04 ID:ge5nT6iUNo.2018del
檔名:1660706344921.jpg-(537 KB, 693x1200)
537 KB
這次是FAUNA
在一個類似電鋸人的世界觀
世界上有很多惡魔會作亂 任意殺人
我們在同一間學校
上課到一半 惡魔來學校了
他會從走廊上經過
被他看到的話就會被殺死
班上的人都緊急的躲起來 順便把燈關掉
一個同學躲在靠走廊的窗戶下面
他沒注意到的是 有1/4個頭超過了窗戶露出來了
惡魔就要經過了 FAUNA情急下用能力把他露出來的頭砍掉
半個腦袋飛得老遠 血噴的到處都是 那位同學死了
惡魔走過去 結果惡魔根本完全沒看這邊
危機過後
「說不定白砍頭了。」FAUNA這麼說 然後用她銀鈴般的聲音開始大笑
其他人也陪著她笑 班上笑成一團
FAUNA也是惡魔的一員 看看頭上的樹枝 她是魔人
有個學長跑來責問
但他們說了什麼我聽不清楚

*以下是我腦補的
「都死人了有什麼好笑的,要是你不出手說不定大家都會沒事。」
「不好笑嗎?不然你現在上台說個笑話,我笑出來算你贏。」FAUNA這麼說
有機會贏過惡魔是非常棒的一件事 讓她臣服就能讓她幫你實現願望
「是你說的喔,一言為定。」聽到這種事 學長當然不會放過
腦補結束
*

學長走到講台上
他要開始講話的時候 FAUNA和INA直接站起來走出教室
看到她們直接走掉 學長追了過去 我也過去了
揪起FAUNA的領子 作勢要打她
經過的夜守(徹夜之歌)發現這種暴力行為 衝過去把學長撲倒 還揍了他的臉幾下
接著才質問為什麼學長要這麼做
這時候發現學長被弄得像瘋人院病人依樣綑成一束 嘴巴還被堵住了
*大概是FAUNA做的 她實現了想夜守保護她 制止學長行動的願望*
夜手把塞住嘴巴的布拿掉以後學長喘著說「她作弊。」
「是啊,我作弊了。」FAUNA大方地承認 然後轉身離開
*這時候我才腦補出了上面那段約定的一部分*
纏在學長身上的布越來越緊 學長變成了一件運動外套
發現可能做錯了事 我和夜守想把學長變回來
手上拿著東西很難跑 我把學長穿起來 這件運動外套可能是給女生用的
和夜守一起邊躲惡魔邊去找瑪奇瑪
在教室裡 我把外套脫下來 和夜守一起到瑪奇瑪面前
看著瑪奇瑪 夜守說「請把學長變回來。」
瑪奇瑪看了外套一下回答「這我沒辦法呢,這是他自己現在最愛的樣子,我沒辦法改變他。」
「最愛的樣子...」夜守若有所思「我知道了,那請你跟我們一起來試試看。」
我們和瑪奇瑪回到教室,她坐到遠離走廊的第一排的第一個位置
夜守走上台 和同學說他現在要嘗試把學長變回來
「告白」夜守在黑板上寫了兩個大字
我拿著學長回到了座位上 看夜守打算要怎麼做
日高由梨(棋靈王)哼了一聲「你以為這種事我沒做過嗎?透過愛讓他從新愛上自己是不可能的。」
她也經令過身邊的人被變成物品啊 還是戀人 真是可憐
這時候夜守用電腦開始投影 顯示了黑底白字的幾個字 "黑歷史"
下一張是一個很難看的圖 歪七扭八的角色「這是學長畫的圖。」
接著開始撥放影片 學長用破爛的技術和差勁的口條 在做英雄聯盟攻略的影片
實在是太蠢太尬了 班上的大家都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 讓他討厭過去的自己就會更愛現在的自己了
而且物品沒手沒腳沒嘴巴 不變回來完全不能阻止自己的黑歷史繼續放送
這時候我放在運動外套學長上的手機亮了起來 畫面跳到了和台上黑歷史一樣的畫面
「學長有反應了!」我拿起手機給大家看畫面 同時不讓學長操作去刪影片
瑪奇瑪帶著有意思的笑容看著夜守在台上講解學長的黑歷史越講越起勁
這個點子以前都沒有人做過
說不定真的有救!

然後我就笑醒了

附圖出處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100064328
不過夢裡的FAUNA常帶著S的笑容 是個和瑪奇瑪一樣的壞女人

檔名:1656742895941.jpg-(92 KB, 1024x683)
92 KB
無題無名22/07/02(六)14:21:35 ID:ws7gGjrsNo.2010del[回應]
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夢
夢見我回到國小時在操場集合等放學
兩個不認識的人從二樓教室跳樓自殺
接著我就醒來了

檔名:1656717188680.gif-(21 KB, 220x124)
21 KB
無題無名22/07/02(六)07:13:08 ID:WJoHw8MINo.2009del[回應]
各位島民
這夢太不可思議了
一定要跟大家分享

我夢到習維尼跑來我們學校演講(?
大學禮堂那種感覺
結果我們主辦方居然在會場到處插滿國旗
然後演講前還先放了中華民國國歌,全場大合唱還唱特別用力
國歌的MV還各種惡搞中國和台灣的意象
結果習大大居然也只是笑笑沒有派坦克來壓我們ww

後來學生提問部分
有人問維尼說新疆集中營的問題
維尼居然笑著說絕對沒有虐待少數民族
不信的同學們可以跟他去"再教育營"參觀
全場大笑

我是不是政論節目之類看太多了

檔名:1655650633681.jpg-(13 KB, 250x250)
13 KB
無題無名22/06/19(日)22:57:13 ID:G0KXocTUNo.2008del[回應]
做嘞一個噩夢出現一個附圖的怪物沒眼睛只有一張充滿利齒的怪物......
我和一群人被困在一棟房裡被怪物追殺牠會飛有怪力死嘞幾歌人後我用機關把它壓死結果他會再生.....我用雙手不斷撕裂牠叫其他人把牠給吃掉......

無題無名22/06/12(日)00:11:22 ID:RlAqNYpINo.2004del[回應]
我夢到我終於確診了
終於可以放假了 可以領保險錢了
結果只是夢 好難過

無題無名22/05/29(日)01:36:11 ID:eBPREteINo.2003del[回應]
夢到一個妙齡少女主動現身,多年後我尋尋覓覓,只找到她留給我的一封信,描述當時的點點滴滴。

檔名:1652743967650.jpg-(302 KB, 1050x1176)
302 KB
無題無名22/05/17(二)07:32:47 ID:NTaG/H1oNo.2002del[回應]
好不容易做了一個在都市有著好天氣、鳥鳴聲和不用戴口罩的美夢卻被自己的下意識給驚醒了...

檔名:1649414912114.jpg-(10 KB, 500x224)
10 KB
無題無名22/04/08(五)18:48:32 ID:voFi3KHsNo.2000del[回應]
作了個噩夢一堆克蘇魯邪神和SCP基金會的怪物從封印跑出來......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 [2] [3] [4] [5] [6] [7] [8]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