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 稱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 可附加圖檔類型:GIF, JPG, JPEG, PNG, WEBM,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
  •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3072 KB。
  • 當檔案超過寬 250 像素、高 250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62771 KB / 500000 KB
  • 投稿時請點擊畫像認證後,再按下 [送出] 按鈕提交。
  • 鬧板、攻擊性發言、煽動性發言請無視(回應者也無視),並使用del或在貓管理部向管理員回報。
  • 新介面尚處於測試階段,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向管理員或於程設交流版反映。

檔名:1553069226852.jpg-(122 KB, 1728x1080)
122 KB
夢到被女人搞仙人跳蹴髂哈獃斡邶失嚄19/03/20(三)16:07:06 ID:Q2oQAXAANo.1812del[回應]
我最近晚上都會做惡夢,夢到被女人設計陷害栽贓抹黑變成強姦犯,我每天走在外面都會怕她的男人會突然出現打我殺我,請問我該怎麼辦,我最近想躲到山上或是出國去避風頭。

檔名:1552128608083.png-(2700 KB, 2233x1015)
2700 KB
1080309tmb無名19/03/09(六)18:50:08 ID:hey5PcvQNo.1810del[回應]
做了一個夢 夢到好像全家回去一個老家 中間有點小插曲吵架
好像是為了停車的地方 然後到那個家 是那種 感覺蠻老舊的透天 然後有一個 很大的前院 外面有鐵欄杆很簡陋的那種門 然後好像大家都在期待甚麼 等待甚麼 要去開門迎接 親戚 然後很紳士的幫他們開門 帶它們進家裡 好像聽到不知道誰說 是另外一邊的親戚甚麼的 之後外面有點小騷動 過去鐵欄杆門那邊看 是表姊騎著一台摩托車 載著她兩個小孩 現實中是兩個弟弟 在夢裡是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然後他們做載摩托車 後面 有一個像是很大的保麗龍 箱子裡面 後面還有在一些東西 (當時我心裡在想 甚麼麻 還是有再好好工作啊 不過這也太危險了吧) 摩托車經過我眼前後 我回頭看了左邊的天上 看到好像是一堆飛機在天空製造人工彩虹一樣 很美很漂輛 兩三個 飛機在天上 非s型 然後都很大 整個天空都是很大的彩虹 之後好像有一種過年的感覺 又很像參加慶典節慶的感覺 然後莫名地把眼睛閉起來 回想起我這一生 有沒有去哪裡參加過 類似的慶典的 然後出現一個女的
在一個 在那邊我說了(是水桶的我 感覺起來像是某個次元的自己) 很像神社的地方中間有一個比人還要高一點點的 四方小房子 上面是四面的掛 繪馬的地方 然後那個女的 把她的信插在其中一面的左下角 然後被吸進去了 然後好像中獎了 要被帶去類似天堂的地方 要跟他旁邊的男生分開 然後 他好像開始回憶起每一次 在這總祈禱插扇子 插信的 時候 好像一直在輪迴要 把那個男生 帶過來的感覺 (感覺原本的世界是很不好的地方 天堂才是真正的正常世界 水桶的我 要救回那個男生) (我是男的)

之後醒來之後 我一直閉著眼睛 處在一個下午兩點左右很亮的地方 然後有一種 ?! 醒了 先不要睜開眼 先筆記一下 剛剛那個女孩另一個自己 叫甚麼 慢慢忘了 然後我以為我寫好了 我以為我已經醒來了 正要睜開眼的時候 被叫住了 一個很懷念又陌生的女生的聲音 然後我回頭過去 不知道跟我說了甚麼 然後 第二次的醒來 就是真正的醒來了 然後 留了兩行眼淚 外面已經是太陽下山後的顏色了 我就 開始用幾秒前 用腦子記下來的東西 一直搜尋 到現在我漸漸忘記了............

左邊是 那個比人高一點的小房子的形狀 不過夢裡的更豪華精緻一點 上面掛德也不是圖中的球棒 是中間那張圖的東西 然後右邊那個形狀 是少女其中一次輪迴所用的扇子型繪馬的形狀(然而 我是第一次看到這個形狀的繪馬 現實居然真的有 不過在夢裡我是叫他扇子 現實中的好像是被稱為鏡子型)

檔名:1552039311906.jpg-(77 KB, 917x917)
77 KB
無題無名19/03/08(五)18:01:51 ID:D.TkKqqQNo.1809del[回應]
這裡有沒有人會解夢?
我昨晚夢到我去搶麥當勞是怎樣
我心裡一點都不想搶
可是夢裡就是在搶

檔名:1550480299527.jpg-(294 KB, 1024x683)
294 KB
無題無名19/02/18(一)16:58:19 ID:fi56885INo.1807del[回應]
好久沒有做過這麼舒適的夢了
想問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才會做出這類讓心情異常放鬆的夢

剛剛夢到跟幾個同事夜間開巡邏車在海邊的山區巡邏。
到了一個像是景觀台的地方後,跟同事全部下車準備查看海面跟周圍民眾的狀況。
到了景觀台後,頭一抬就看到整片高雄市區上空滿天的星星,異常的多,然後也感覺到一股溫暖清爽、鹹鹹的海風吹到臉上,同時也看到流星在墜落。
醒來之後整個心情非常平靜,煩惱似乎都丟到九霄雲外,整個人比剛尻完還平靜數百倍。
無名19/03/01(五)03:23:26 ID:9FeL37M2No.1808del
檔名:1551381806487.png-(1451 KB, 1906x1080)
1451 KB
曾經做過相同感覺的夢 後來只要煩心時就回想那個環境 心中就一片平和
回想的次數越多 那個環境的內容就越豐富
感覺那個地方就是自己的宮殿

無題無名19/01/31(四)19:31:38 ID:L7PfImRgNo.1804del[回應]
昨晚做惡夢,有人會解夢嗎
夢到我睡高架床有人在搖我的床
抬頭起來看是殭屍邊笑邊搖
就嚇到起來了
殭屍很像小櫻= =
看來SAGA毒太重了
林奈◆8uebpxjVQs19/01/31(四)19:37:08 ID:L7PfImRgNo.1805del
高架床,對於目前所處的環境隱然感覺不穩定的憂慮。

搖晃則是開始焦慮的聯想,這邊可以解說,夢裡的焦慮其實是白天中隱藏著的情感在夢中做出了釋放,緊接著是聯想到殭屍邊笑邊搖。

殭屍代表理解中的群眾都是行屍走肉,而且對自己有威脅性。所以總結這個夢境代表你現在正身處於一個你在平時意識裡面感覺安穩的所在,但實際上隱藏著對所處環境的不安,而這個不安的源頭來自你身邊的那些你感到陌生又沒有生命力,依你理解就像殭屍的群眾們。
無名19/02/02(六)00:14:38 ID:bJ9W11HINo.1806del
檔名:1549037678404.jpg-(444 KB, 2048x2048)
444 KB
>>1805
小櫻的部分呢?

無題無名19/01/27(日)11:29:53 ID:Nqnnh38INo.1803del[回應]
剛剛做到好夢...真希望不要這樣醒來...
現實是多麼狗屎,現在躺回去也夢不到了....

時間回到小時候,和小時候的青梅竹馬兼喜歡的女生一起,被拿刀的歹徒關在倉庫裡面,我的青梅竹馬是有錢人家的千金(現實的狀況),歹徒肯定是想威脅他們家,我只是剛好在一起玩所以被一起抓過來。

歹徒威脅我們不准逃跑,他手上有刀,他說不想在女生身上留傷,就刺我大腿要給我們下馬威,如果輕舉妄動他就要再刺我們。

歹徒轉過身去打電話,似乎是要和我們家長勒索之類的…我聽不清楚…

那個女孩子看到我大腿流著血,一直哭,她很害怕,我把她緊緊抱著,在她耳邊說:「沒事的,我們會逃出去…去外面就可以找警察保護我們。」
她停止哭泣,用相信我的眼神,和我對望,最後我們的雙唇相交,親吻了,那是鹹鹹的…淚水的味道…

我想出一個計劃,她也回應我「我知道了。」

我衝向歹徒左邊,對他的右邊丟東西,打電話的歹徒注意力稍微被轉移…「該死的!」
但歹徒的動作很快,他丟下電話,馬上轉過來用小刀刺我,但我的大腿在痛,跌倒在地,歹徒揮空了。
我跌坐在地上,一個大人的體重壓上我,歹徒的刀就要刺過來了,我用全身的力氣抵抗,小孩子的力氣是檔不住的…
然而我沒有畏懼,我喊了青梅竹馬的名字,她從歹徒的後面,用折疊椅敲歹徒的頭!

歹徒應聲倒地,我們逃出去了。
那個吻和擁抱的感覺,就好像是真實的一樣。
出去之後,她好像想對我說什麼,我沒聽到,因為醒過來了…

無名19/01/17(四)02:02:51 ID:Y1PWFRtYNo.1802del[回應]
我找到一個古文明的解碼方法
那個文明滅亡牽扯到一個激進教派
在發表學術論文回到家之後我被一個親戚抓住
拿著刀要砍我,雖然後來躲過了但手上被劃出那個教派的符號還被劃出了幾道傷口
我找到的那個解碼方式解出來的成果是
古文明最後的兩個繼承人被激進教派把除了頭的全身骨頭打碎,折成像公事包一樣的樣子被燒成焦炭,像提把的部分是張開的嘴巴
夢裡面,那個符號發出一種力量,把我的意識要被拉進去古文明那個王子受虐時的身體裡,意識在抵抗的時候我就醒過來了

檔名:1547601807632.jpg-(30 KB, 498x290)
30 KB
金錢陷害的夢無名19/01/16(三)09:23:27 ID:QH8hFFgINo.1799del[回應]
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夢
夢裡我待在某棟封閉的豪華設施裡
那裡的規定跟軍中類似
定期會有人進去服役,不定期會有嚴格安檢
剛開始進去的時候,我收到不知名的包裹
裏頭有一疊鈔票,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因為很詭異,所以我誰都沒講,直接把信件開口封起來退回了
後來在裡面蹲了很漫長的一段時間,可以幾個月,可能幾年
眼看再過幾天我就可以重獲自由了
此時出現一名友善的年輕男子,他的穿著不像服役的人
他拿了一個牛皮紙袋給我,說是這段期間安分守己給我的獎勵
我打開來看裡面至少有三十萬現鈔,外加一本奇怪的小說
看起來很像是某人的失物,但是我也無從問起
加上對剛出社會的我來說不是筆小數目,因此起了貪念
一回頭那名男子就消失無蹤了,我趕緊把袋子藏好
準備在離開這裡的那天一起帶走
隔天一名西裝筆挺,管理階級的老人跟昨天的年輕男子來到設施
談話的內容表示老人在設施裡遺落了裝錢的牛皮紙袋
我明明在場,年輕男子卻裝作不清楚的模樣,繼續和老人周旋
看上去是在替這個設施的人洗清嫌疑
老人最後沮喪的提到,那裡面還有他寫的小說
聽到這裡我立刻衝了出去,顧不得被發現可能會加重刑罰
當面與老人表示自己有看到牛皮紙袋,並且跟他聊到自己也有寫小說
但是窮途潦倒,無論怎麼寫都沒辦法出名
然而每一部作品都是作者嘔心瀝血的作品
於是從抽屜裡拿出紙袋,交還給那名老人
就在這個時候,那名年輕男子的笑容從臉上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猙獰瘋狂的表情
他手貼前額狂笑著說可惜被我逃過一劫了
本來想欣賞即將離開的我,最後卻加重刑期的痛苦表情
並且表示最初的那包錢也是他寄送的,而且不只寄給我一人
男子一直以來都在從事用金錢陷害設施的服役者
夢到這邊我就因為鬧鐘醒過來了
結果現實世界還真的是個窮途潦倒的失業作家
我這樣算是良心未泯嗎?還是在暗示快要犯罪了?

檔名:1546045989216.png-(85 KB, 550x411)
85 KB
無名18/12/29(六)09:13:09 ID:dTTsnqNMNo.1798del[回應]
我在一個純白色的房子裡面,是一棟歐式的房屋,房間由完全純潔的白色所構成,連光茫這射近來也是這樣白色,美的就像天堂一樣。

我在裡面用著一台電腦,打開line、skype、即時通等等所有我以前用過的通訊軟體。

我不知道找甚麼,但我一直在找著某個東西,我找到了許多的連絡人,有同學、有家人、也有朋友,雖然我不知道我在找甚麼,但我知道他們都不是我們要找到的人。

於是我內心因為找不到想要找的東西而越來越慌時,有一個聲音這麼跟我說「你只有死去才能見到我」

這一瞬間我想起我在找甚麼,我知道了我一直在找到的是前男友

於是,我對著她說「好阿....那帶我一起走吧...」

於是我又醒來了,我又陷入了巨大的恐懼與悲傷,是不是其實只要死掉就可以見到他呢?
無名19/01/16(三)11:13:03 ID:gemYAsu.No.1800del
死掉通常象徵一個階段的結束,意義上或實際上的。

檔名:1545712186013.png-(105 KB, 865x577)
105 KB
那一晚,我做了女孩與麥克.邁爾斯的夢無名18/12/25(二)12:29:46 ID:b5aqIcKoNo.1796del[回應]
把做的夢改編一下寫了下來

*

我人在客廳,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播映的電影。

電影的背景似乎是近代西方國家,一個金髮的女孩表情鬱悶地在家裡走來走去,看外表女孩應該還只是國中生,雖然長相稍嫌稚嫩、但鬱悶的氛圍卻讓她看起來十分成熟。

女孩走出家門,走到了木製的倉庫裡,卻發現裡面已經有某人在裏頭。

那是一名高大的男人,他帶著臉色蒼白的全罩式面具、穿著藍色的工作服,手上還拿著一把刀子。

那是麥克.邁爾斯,美國的殺人魔系列電影《月光光心慌慌》的殺人魔角色。

這竟然是《月光光心慌慌》的新電影嗎?看著電影的我心生狐疑,卻又被接下來的光景給吸引,不再去思考無謂的事情。

女孩與麥克站在原地只是互望,沒有殺戮、沒有襲擊,也沒有尖叫,兩人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奇妙的連結。

即使隔著螢幕我也能感受到,有一種平靜、安寧的情緒瀰漫在這連結之中,女孩不但沒有因為麥克產生半點緊張與恐懼的情緒,甚至還感到有點安心。

「你可以待在這裡。」

女孩開口了,她明明知道麥克.邁爾斯是什麼人,但她還是這麼說了。儘管電影沒有提到她是如何知道麥克的身份的,但我就是知道她知道這件事。

麥克將頭低下,儘管這不算是在點頭,但他的確是在表示自己接受女孩的提議。

得到了回覆的女孩滿意地離開了倉庫,正好撞見自己的妹妹。

「姐姐,那個人是誰?」

天真無邪的妹妹並不知道麥克.邁爾斯的身份,這正好方便了女孩。

「是姐姐的客人,可以幫我保密嗎?」

「嗯!我會保密的!」

在那之後,女孩偶爾會來到倉庫與麥克見面,但她並沒有對麥克說什麼,只是在麥克的身旁隨意打發時間,有時還會睡午覺。

麥克也沒有說什麼,畢竟他本來就不會開口。他只是任由女孩將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偶爾看著自己手上的刀、偶爾看著女孩,但沒有對女孩做任何事情。

他們沒有向彼此索求什麼,也沒有任何的要求。僅僅只是待在一起就能夠感到安心,他們要的就只是那股安心感。

但是,那樣的日子似乎無法持續下去。

某日,女孩發現麥克外出了,回來的時候刀上有著血跡。

女孩知道麥克.邁爾斯是什麼人。

即使知道,仍從他身上感到安心感。即使知道,仍然想告訴自己這個麥克不會去傷害人。即使知道,也希望他待在自己身邊。

如此異想天開、如此自欺欺人、如此愚不可及,如此癡心妄想的祈願,就這麼被眼前的光景粉碎了。

畏懼,背叛,後悔,自責,悲傷,悲傷,悲傷。各種情感湧上女孩心頭,她騎著家裡的龍逃離了家裡。

竟然還有龍嗎?看到這裡我想要稍作休息,走向家裡的冰箱,結果打開來發現麥克.邁爾斯站在冰箱裡。

我嚇得奪門而出,跑了一陣子後遇到了電影裡騎著龍的那位女孩。

女孩問我要不要也一起去兜風,我答應了後爬到了龍的背上,跟著女孩一起去了某個城鎮。

正如我知道女孩的事,女孩也知道我的事情,我們都是逃離麥克.邁爾斯之人。

我們並不是希望找個人聊自己的事,只是不想要一個人待著而已。即使如此,身邊的那個人是知道自己的事情的人的話,心情還是輕鬆了不少。

我們沒有購物或觀光,只是在這座遙遠的城鎮散步,任由腦袋放空。

滿意了之後,我們騎著龍踏上了歸途,龍似乎發現我們心情不好,潛入了水中讓我們遊在水面上,牠大概是想要讓我們心情好一點吧。

天色已暗,我們抬起頭看向空中,沒有看到星星,只看到了一條龍在天上翱翔。

若是這時有流星落下,我們會許下怎麼樣的願望呢?
無名18/12/25(二)12:30:32 ID:b5aqIcKoNo.1797del
回過神來,我又回到了家裡的客廳繼續觀看電影。

女孩也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城鎮,卻發現麥克身上披著一塊破布呆站在街上,手上還拿著一把刀。他是打算去殺人嗎?但他沒有動作,不知道在等待著什麼似的。

「麥克!」

女孩一邊大聲喊著他的名字一邊往麥克走過去,麥克隨即轉身過來看著她。

「麥克!」

女孩又大聲吼了一次他的名字,臉上帶著怒意。

女孩抓住麥克拿著刀的那隻手臂夾在自己腋下,拐著麥克走。

「跟我回家!」

女孩的臉上還是帶著怒意,但還有一點堅決、一點決意,還有幾滴淚花。

麥克拿著刀的手稍微有點抵抗,但其餘的部位都沒有抵抗,只是任憑女孩拉著自己走。路上的行人都帶著奇妙的表情看著兩人。

下一幕,女孩的媽媽在家裡的二樓陽台看著戶外,在原本的打扮上加上一些奇妙的配件和服裝、變得像小丑似的麥克正走到車裡,已經長大的女孩跟妹妹接連把行李搬到車上。

「你們要去哪裡玩嗎?」

女孩的母親問了女孩,但女孩只是抬起頭來回望母親,沒有說任何話。

這時我的腦中浮現了一些本來還沒看過的情節,我知道女孩正就讀軍校,而且那所軍校正打算叛亂。

回過神來,我人已經出現在女孩的母親身旁。

「她就讀的軍校,似乎正打算叛亂……」

我向女孩的母親這麼說,她沒有對我抱持任何疑問,只是帶著茫然的表情看著繼續收拾行李的姊妹倆,然後看著她們開車離去。

遠走他方的他們能夠適應新生活嗎?女孩是否能夠一直阻止麥克殺人呢?他們能夠像這樣一直生活下去嗎? 這些問題的解答我永遠都不會知道的,因為我知道電影即將落幕了。

畫面一轉為黑,白色的字幕寫著軍校即將發起叛亂以及女孩和妹妹與麥克遠走他方的事情。

如果他們能夠一直在一起,繼續過著讓彼此安心的生活就好了。

即使這是錯誤的、即使不被世人接受、即使被麥克殺死的人無法原諒、即使沒有星星,我也依舊對這愚不可及的夢獻上祈禱。

那一晚,我做了女孩與麥克.邁爾斯的夢。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
第一頁[0] [] [2] [3] [4] [5] [6] [7] [8]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