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一封寄不出去的信

1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01:00 ID:/kGD/qV. ]
約在三年前,在下還是個精蟲衝腦的國中生。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在對方向我告白的時候,我欣然接受(雖然當時我喜歡的是她的朋友,她也知情---畢竟我是請她幫忙才跟她開始熟識的)。
之後,我開始有了邪惡的念頭,於是我就開始要求許多肉體上的接觸(親吻、摸胸部),想當然爾,對方拒絕了許多次,也開始因為這樣而與我冷戰。
終於有一天,我因為一場小小的誤會而大動肝火,用了許多不雅、充滿攻擊性的字眼罵了她一頓。
後來,她在網路上的朋友知道了之後,就開始對我施加壓力,要我向她道歉。過程充滿了火藥味,尤其是他們之前就曾聽過對方向他們訴說我的種種惡劣行徑。
最後,我答應道歉。
或許是還有些不滿,亦或是鴕鳥心態,我在當面與對方道歉之後,說了:「那,我們就約定以後不要再有任何關聯了吧,這樣就不會再有人受傷了。」
現在想起來,當時的自己看起來說有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之後,我開始受到對方親友團的排擠,朋友也一個一個的離開,不過這也是當然的吧,畢竟我做了那樣傷人的事啊。
而對方,則是一直懷恨在心,直至今日。

大概過了一段時間吧,我才慢慢了解到自己當初的處理方式有多麼的愚蠢及幼稚,也重新審視自己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傢伙。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想寫封信,對於整件事以及我最後的處理方式道歉,對於敲醒我的對方道謝。
但是,當我寫完那封信的同時,我又開始猶豫不決,到底該不該寄出?

或許這一切只是源於我對自己的原諒(但這樣的事情是不可原諒的)?或許這只是讓已經結痂的傷口再度的淌血?或許對方會認為這是一種挑釁?或許這樣的舉動跟三年前的處理方式一樣幼稚?或許...

我一直在寄與不寄當中猶豫著,那封信就這樣一直擱到今天...


2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01:46 ID:gnfv782g ]
你活該 除了你活該以外 真的沒有啥好說的

3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01:56 ID:jViFPOpU ]
下次記得別這樣就好了

4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12:05 ID:vQU8ofJM ]
你的令咒庫存量夠嗎?

5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17:48 ID:PGq5zFSU ]
說句認真的話?燒了它
她本人把你們兩人之間的私事牽扯外人來插手就是下流的手段
不要為你自己感到抱歉

6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18:03 ID:uHZguRNo ]
她會覺得你只是想讓自己好過一點,
只是想消除自己的罪惡感.

7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23:02 ID:92SO2tvo ]
你顯然是個人渣,但那女人好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8 名無しさん [ 2008/01/29(Tue) 23:54 ID:EXitHEFs ]
過去就算了 時間會沖淡一切 國中生精蟲上腦還可以理解 現在別這樣就好

9 名無しさん [ 2008/01/30(Wed) 18:20 ID:dDsxLpR. ]
過去就算了+1

對方受到的傷害這麼多
你就leave her alone吧
不要再出現在對方面前了
不要以為寫了悔過書自己的罪惡感會大大減少 XD

10 名無しさん [ 2008/02/03(Sun) 14:15 ID:nID/03iI ]
那女的好像腦袋變清楚了一點卻又蠢向另一個方向的世界同學

好了把信扔了吧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