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寫作
  • 歡迎在此發表各類型文字創作。
    名前    メール  
    題名  リロード
    URL:(請勿填寫此欄) 本文 
  • 検索 | 独自タグがつかえます 

    1 :助願者日誌(43)  2 :緬懷一下過去得獎的小說創作(9)  3 :布雷諾堡(110)  4 :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十五章(1)  5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二十章(1)  6 :葛神异闻录之葛神和他的女人们第十二章(1)  7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九章(1)  8 :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十二章(1)  9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八章(1)  10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七章(1)  11 :雷電(2)  12 :葛神异闻录之网络生涯第八章(1)  13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六章(1)  14 :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八章(1)  15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五章(1)  16 :葛神异闻录之网络生涯第七章(1)  17 :葛神异闻录之江湖岁月第七章(1)  18 :葛神异闻录之网络生涯第五章(1)  19 :葛神异闻录之成神之路第三章(1)  20 :葛神异闻录之成神之路第一章(1)  21 :神经(1)  22 :女國中生真棒...(1)  23 :指路人(3)  24 :NIN夜行神探:胡椒小說(8)  25 :[JOJO同人]SPW財團秘聞錄(7)  26 :『還。』(1)  27 :我是照燒貓【1】(16)  28 :魔法全書(2)  29 :魔法高塔(2)  30 :空之街(28)  31 :超重口柏拉圖式BL肉文--鞍肚3之戀(2)  32 :有沒有臺灣言情小說很盛行的八卦?(3)  33 :妄想廣告胡扯文(1)  34 :業配精障黨氾濫(1)  35 :!#(1)  36 :FATE/EX的安科帖子 角色設定(27)  37 :Barver Battle Saga 太空戰士之魔法戰士(27)  38 :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水果冰(5)  39 :森林中的隱士(4)  40 :某Q的故事(1) 
    次のページ>>   スレッド一覧はこちら

    #1 2011/09/08(Thu) 20:48 ID:R2JG69nQ [ 名無しさん ] Res 43
     1: 助願者日誌

    這是一篇轉貼文/奇幻文
    原文連結
    http://forum.fantasy.tw/viewtopic.php?t=15873


    ======以下正文======


    「我要錢」
        ——助願者日誌一


      秋天的清晨總是特別冷,他一面向前走,一面如此想著。

      一步踩下去後,另一隻腳總要遲疑好一陣子才能抬起,再踩在清冷燈光灑落的、象牙色澤的地面上。他就像是一隻漫步的烏龜般獨自一個人走在並不熱鬧的鬧區地下街街道上。畢竟是清晨,即使是在不見天日的地下,人們的作息還是受到太陽的影響。而唯一的例外只有那些不需睡眠的、作息與眾不同的少數人——像是他方才路過的,正在街角掃地的清潔工人。

      沒有人聲,也沒有車聲。

      其實他知道這座地下市街的設計便是如此,車輛與地鐵都在人行步道的下方,把車輛的喧囂自徒步區割離。只是如此空蕩的街道仍使他產生一種無法忽略的錯覺,好像所有的人都還沉睡著,作著色彩不一的夢。而這些夢境絕對不會是藍色的,因為那是充滿這座地下市街的、來自地面的,風的顏色。

      好冷,他如此想著的同時,不禁打了個哆嗦。不是屬於冬日的那種酷寒,而是秋日的悲涼。他不是沒有經歷過更寒冷的天氣,但是如此空蕩的視野還是使他產生一種不能漠視的錯覺。如同置身沙亞莫尼亞的北境,在荒原上頂著以冰雪為鑲飾的風勉強前行一般。

      身邊缺乏那個東西的話,涼爽的秋風也變質了呢。想到這裡,他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個苦澀的微笑。只是他為了那個東西已經付出了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了——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覺得。

      自己已經多久沒來這裡了?連他自己都想不起來。那個東西還在的時候,他會來桃花島市通常是去花街,或為應酬或為尋歡。對這座市街最深刻的印象,只有夜裡開車經過隧道時見到的,不停向後飛逝的燈光。現在走在這條清冷的街道上,感覺彷彿時間都停止了,街燈一盞接著一盞,慢慢的魚貫和他擦身而過。

      如果時間真的能停止就好了,他不禁嘆了口氣。如果時間能停止,也許他還有更多的機會找到其他辦法,可是他們並不願意再給他任何的機會。如果說他的身上還有什麼有價值的籌碼,大概就是他自己了。

      現在他的目的地便是一個能夠運用這個籌碼的地方。當淡紫色的招牌出現在眼前時,他的眼神多了一絲之前不曾出現的焦慮。



      「真夢」工作坊的外觀並不起眼,不過其實也不是那麼太難找的地方,除非是執著於地址的外地人。「丁申戊酉,南九號」這樣的敘述對於外地人而言總像是難解的咒語一般,讓他們陷入街道的無限迴圈中無法自拔。這也是大多數顧客進入作坊時,臉上的表情顯得比原本更加焦急憂慮的原因——然而這項因素對他並不適用。

      「歡迎光臨。」一個略顯低沉的女聲吸引了焦慮的目光。他循著聲音的來向看去,在作坊最裡面的一張桌子上看到了一個近乎全黑的、裹著斗篷的身影。他猜想,那應該就是作坊主人,自稱「玫雅」的神祕女子了。

      提起玫雅這個名字,整個鬧區地下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每個人都聽過「助願者」這個稱號,也都聽過關於她的種種事蹟。傳說中敘述的玫雅容貌就像他現在所看到的,她的身體總是覆蓋著一件暗紫色的斗蓬。那是種濃稠而暗陳的紫色,遠看就同黑色一般。而兜帽下的臉孔則戴著一副白色的面具,額頭上畫著一顆紫色的五芒星。

      沒有人知道她的長相,也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背景。少數人從她工作時喜歡哼唱的歌曲推斷,她應該來自東虞羅斯,也許是沙亞摩拉人或吉吉帕斯人,甚至有人懷疑她是噬魔族。可是噬魔族並不會使用任何魔法,而她所展現法力卻常令人感到吃驚與訝異,甚至是恐懼。

      曾經有名奇魯德的年輕音樂家經由她的幫助修復了因為意外而損壞的樂器「史汀勒」。奇魯德人的樂器設計就像操作方式一樣複雜,擁有多個按鍵和轉輪的搖絃樂器「史汀勒」更是如此。他找遍了所有的工匠,沒有人能恢復它原有的音色,而玫雅不僅只是復原音質而已,同時還加強了演奏時產生的魔力增幅效果。

      曾經有名遠赴異鄉求學的少年,靠著她的法力和死去的父親見上一面,因此抒發了無法趕在父親去世之前返家的遺憾。人們傳說,當少年和父親相見的時候,兩人的臉上都流下了溫熱而帶有生命情感的眼淚。可是此時少年父親的遺體卻早已火化。

      曾經有名皇族成員在公開場合遭遇殺手的狙殺,卻在事後毫髮無傷的出席家族聚會。根據目擊者所述,當殺手突破重重戒護,讓子彈貫穿他的頭顱以後,倒在地上的只是一尊頭部帶了焦黑痕跡的布製人偶,本人則瞬間消失無蹤。


    37: 名無しさん

    2011/09/08(Thu) 21:23 ID:R2JG69nQ

      當兩人和劉安杰會合的時候,紅色人影已經擊碎了他用來護身的黑色圓盾。在見到對手發出的巨大火球時,他還是毫不猶豫的用法杖直接擋下攻擊。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看似全是火焰的火球,實際上卻包裹著一層詭異的紅霧。緹米拉原本也預期他會被灼傷,急忙調動海水來阻擋火勢,冰冷的海水在接觸紅霧時卻一點水蒸氣也沒冒出。

      「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你應該已經離開圓道教很久了吧?」

      翠綠的眼眸帶著笑意,落在站在被焰行髃重重包圍著的紅色人影身上:「你可以脫下斗篷嗎?」

      「沒有……那個必要……」劉安杰抬起原本低垂的頭,斷斷續續的呻吟著:「我曾經……聽內侍廳的道士提過你……為了追求道術師的最高境界,不惜施術燒灼身體……」

      「哼,你們知道的倒不少。」紅色人影冷笑一聲:「只不過燃命咒還在我手上,你們也打不過我,知道的再多,又能作什麼用?」

      「那可不一定唷,赤源煙先生。」

      小女孩...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8: 名無しさん

    2011/09/08(Thu) 21:25 ID:R2JG69nQ
      親愛的日記:洋中淚的事情發展到這裡,應該算是結束了吧?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我總覺得這件事情還會有其他後續發展。

      根據凱薩琳的說法,和她交手的噬魔族青年就是瑪莉亞手中那張「法歇歐夫」原件的買主——不過她並沒有問出對方購買那張偽裝道具的原因。

      「我和你不一樣,我討厭和人一邊打架一邊鬼扯,就像討厭這種鹽份特別多的海風……哎呀,痛死了!你就不能梳小力一點嗎!亞莫亞羅?」

      也許我當初應該和她交換對手才對?畢竟和噬魔族的目的比較起來,道術師的目的好像要單純許多——只可惜巫師哥哥也不清楚他和噬魔族合作的原因。

      「我說,血鬼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

      更何況對於凱薩琳和我而言,瑪莉亞的委託不但更重要,而且更加棘手。

      「雖然我不認為她會直接榨乾我們,但是比起面對那張臉,我還寧願讓她那樣做。」

      「那麼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做呢?凱薩琳?」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39: 名無しさん

    2011/09/08(Thu) 21:26 ID:R2JG69nQ

      「聽你的口氣,好像這件事不應該發生似的。」瑪莉亞也眨了眨眼:「你應該見識一下,一大群合成人在這裡橫衝直撞的畫面。」

      「我看免了,我們在浪尾看到的合成人已經夠多了,不差這裡的兩三隻。」凱薩琳冷笑道:「你這血鬼不會飢不擇食吧?」

      「你少挖苦人了。」瑪莉亞瞪了她一眼。

      「感覺起來,這群人的目的還挺複雜的呢。」米蒂亞微笑著說道,然後喝了一口茶。

      「這話怎麼說?」這句話立刻吸引了瑪莉亞的注意。

      「這點我就不曉得了。嗯,這茶味道真是香呢。」滿足的笑容。

      「為什麼不知道?啊?你每次都是這麼不正經!」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40: 名無しさん

    2011/09/08(Thu) 21:26 ID:R2JG69nQ

      「我不知道,我只能確定那片黑暗出現的時候,小落是在現場的。」瑪莉亞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可是那只是種感覺而已……更何況我以前從沒看過他施法……」

      「代掌櫃回來後有說什麼嗎?」

      「什麼都沒有。我跟娜塔兒姊姊說,店裡來了幾個鬧事的人,我用能力把他們趕走了。」

      瑪莉亞還記得,雖然當時娜塔兒上上下下把她仔細的打量了一遍,之後卻再也沒有多問什麼,頂多只有再次檢查御手洗先生的傷勢而已。至於小落,從娜塔兒和猶安先生回來以後就沒看到他開口,但是她可以清楚感覺到小落身上殘存的那股黑暗。

      雖然那股力量被小落刻意壓抑下來了,卻還蠢蠢欲動著,彷彿要吞掉一切似的。

      這雖然不至於令她畏懼,卻已經足以讓她感到困惑。

      「原來如此,所以你很擔心嗎?」米蒂亞又輕啜一口熱茶,然後瞇起眼睛,像是沉思一般的微笑著:「印象中他不是很黏猶安先生嗎?」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41: 名無しさん

    2011/09/08(Thu) 21:27 ID:R2JG69nQ
      親愛的日記:或許這篇日記會是我最後一次紀錄關於洋中淚的事情了吧——如果我有能力將這件事和那兩個噬魔族間的關係整個切斷的話。

      就如同我所預期的,或是如同我和他們對話時所得知的,他們的確去了碧煙堂。只不過令我感到驚訝的是,碧煙堂的人們似乎也藏著極大的祕密,不願透露給我們這些外人知道呢。

      記得爸爸曾經說過,人的世界便是由無數的祕密所構成的。為了不讓祕密彼此之間發生摩擦,人們使用了許多種潤滑劑,其中當然也包括謊言。但是路西耶芙呀,和謊言比較起來,那種擺明了「我有祕密不告訴你」的態度反而更能引起人的好奇心呢。

      「少來,只有你才會對那種祕密打破砂鍋問到底吧!我可沒你那麼閒。」

      也許好奇心這件事也是因人而異的吧!在送凱薩琳回洛南的時候,她所說的這句話提醒了我,當初要不是噬魔族用了那張「法歇歐夫」的原件,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確定,那兩個噬魔族會和瑪莉亞的事有關。

      ...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42: 名無しさん

    2011/09/08(Thu) 21:28 ID:R2JG69nQ

      「那種容貌和力量……錯不了的,那是……」

      兩個人同時開口:「修塔……」

    ***

      「大人……」

      劉安杰在沉默許久之後開口。

      「怎麼?還是很擔心嗎?」

      莊嚴的語氣照理應該會讓聽者的心情平靜下來,但是劉安杰臉上的表情顯然還是十分焦躁。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43: 名無しさん

    2022/01/12(Wed) 16:03 ID:OSLF3GJM
    以上這篇和這幾個是同一個世界觀
    https://www.ptt.cc/man/Fantasy/D5A2/D6AD/D257/DB73/index.html
    夜明少女
    https://aqua.komica.org/f9/read.php?key=1315488885
    https://pttcomics.com/LightNovel/19iC37LP
    https://www.ptt.cc/man/Fantasy/D5A2/D6AD/D257/D964/index.html
    法倫舒特
    https://aqua.komica.org/f9/read.php?key=1316524120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2 2021/05/16(Sun) 20:59 ID:5WPjOdJ. [ 名無しさん ] Res 9
     1: 緬懷一下過去得獎的小說創作

    以前的奇幻藝術獎現在還能看到得獎小說內容

    第一屆奇幻藝術獎
    首頁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4/n/index.php
    小說頁面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4/n/?page=dragon

    第二屆奇幻藝術獎
    首頁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5/2005/index.htm
    小說頁面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5/2005/dragonlist.htm

    第三屆奇幻藝術獎
    首頁
    http://www.fantasy.tw/
    小說頁面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6/r01.htm
    可能有人會看到網頁上都是亂碼,但連結的文件都能正常顯示,只要點擊連結就能看到小說內容


    3: 某屆小說佳作得主

    2021/08/01(Sun) 11:07 ID:7qfFzV7o
    喔!好懷念呀

    4: 名無しさん

    2021/09/24(Fri) 16:55 ID:Ji1HXNic
    沒想到已經過了十幾年

    5: 名無しさん

    2021/10/04(Mon) 19:09 ID:GuHz2X0A
    現在的小說風格已經變得和以前很不一樣

    6: 名無しさん

    2021/10/29(Fri) 09:17 ID:wMxckovk
    ›2
    還有異陸雲起和精界轉生也不錯

    7: 名無しさん

    2021/12/24(Fri) 10:43 ID:vgInfu2o
    >1
    第三屆奇幻藝術獎
    首頁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6/index.htm
    小說頁面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6/r01.htm
    為了方便看到亂碼的讀者,以下直接將作品名標出
    染輕容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6/greendick/imbue.pdf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6/greendick/moon.pdf
    絵顏師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6/greendick/painter.pdf
    海賊故事
    http://www.fantasy.tw/contest2006/greendick/piratestory.pdf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8: 名無しさん

    2021/12/25(Sat) 20:45 ID:T0vX.B2c
    ›1
    ›7
    做個簡單的分類,方便閱讀

    第一屆
    西方奇幻:史考特醫生、守密者、索嵐、沙戲皚帆、瀚洋遠望、夢靄、生命之流、吾友、人偶師情緣、時之扉
    東方奇幻:山海
    現代奇幻:台北巴貝爾

    第二屆
    西方奇幻:神諭、榮光之子、黯之光、殞落的戰力
    東方奇幻:甯川洞記、銀眼溯流、鴻濛
    現代奇幻:影獸變、蟑螂囚友、小傳奇
    科幻:Techno主題狂想曲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9: 名無しさん

    2022/01/01(Sat) 19:14 ID:YaZdxsaY
    ›8
    第一屆的守密者和第二屆的榮光之子都是建立在同一個世界觀下的故事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3 2011/09/03(Sat) 01:43 ID:xtmeHWHI [ 名無しさん ] Res 110
     1: 布雷諾堡


    這是一篇轉貼文/奇幻文
    原文連結
    http://forum.fantasy.tw/viewtopic.php?t=14017


    ======以下正文======


    風生地,地生火,火生海,海生龍,
    龍呼息,創生語,龍拍翅,萬物萌,
    龍創神,百八十,龍生靈,永綿延,
    龍傳承,生人子,龍滅絕,為人子;
    人子興,神眷顧,人子滅,神懲戒,
    人子喜,日出東,人子憂,月落西,
    國土力,代相傳,紅蔭落,白土地,
    唯人子,破禁斷,唯人子,滅龍身。

    ——《萬古歌集》 荷馬•巴得

    第一章

    布雷諾堡的公爵命在旦夕。

    髮鬚灰白參半,面容枯瘦泛黃的老人躺在一張四柱大床上,深綠色天鵝絨的簾幕垂下,遮去床頭黯淡燈火,在老人額前投下不祥的陰影。他的身子蜷縮在層層被毯中,擠壓得沉重、弱小,彷彿回到剛出生時脆弱無助的模樣;唯有一雙手露在被毯外頭,櫛瘤突出的手指緊抓著厚絨毯,放鬆、緊握,又放鬆、緊握,毯子的柔嫩細毛在他的指間突出,又溜走,如深濃但命定的退潮,總是要遠去。

    他勉強轉動頭部,眼角追逐在影子中流逸的光線,看到床旁圍繞著五個人;他的五個子女,已經來到床前。公爵費力地呼吸,可以聞到從體內傳出的腐臭氣味,那是從最底層開始敗壞,無藥可救的墜落,他感應到了,而他的五個子女也感應到了,否則他們不會來到他的床前。公爵撐開沉重眼皮,想仔細看看他們的模樣,但燈光晦暗,他只能看到他們的輪廓,由模糊暈開的光影辨識。布拉夫,他的長子,還是那副矮胖模樣,墩墩地、氣呼呼地站在那兒,被臉頰肉上擠的小眼不住往四周瞟望,就是沒看躺在床上與生死拔河的老父。狄克倫,他的次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體內卻像翻湧著灼燙熱水般,讓他一下抖抖手,又跺跺腳,頸子不斷來回轉動,速度快得像要扭斷了一般。班奈瓦蘭,他的三子,就站在床尾,靜靜地,一動也不動,稍微痀僂的身形宛如一把溢得滿滿的弓箭,又似一柄蓄勢待發的刀,暗色眼瞳也不動,裝著自己的思緒。辛西爾,他的長女,明明一頭銀白髮,卻常穿了一身黑,她靜立在幽微光影中,暗色波浪映襯漂浮的皙白,任亮黃輕曳著她的髮,讓公爵一時將自己的女兒錯認為領路天使;但是哪可能有領路天使?就算有,也不是來領他的,公爵嘲諷地笑。最後,溫斯登,他最小的女兒,又將一團他厭惡的花花綠綠披掛在身上,房內黯淡燈光讓她看來像是一團不知名食物的混融黏液;她站得比班奈瓦蘭還要遠,正低頭察看自己的手指。

    時候到了,他知道。這一天總是要來的;他可以感覺到某種力量漸次自身體內退去,不是很猛力地拉扯,但仍能讓他察覺那力量的消遠。那原本就不是屬於你的;在力量的源頭,遙遠的不知名方向,似乎有個聲音這樣對他悄悄說,那原本就不是屬於你的,只是將它收回去而已。眼皮好沉,黑羽翅的蛾在腦子裡輕拍,安撫而溫柔;公爵知道,那才是他的領路天使。但是,他還有些話沒說,公爵驅趕誘惑輕舞的飛蛾,用力撐開眼皮,試圖抬起一隻手。只是這麼一個小動作,卻幾乎花盡他全副力氣,公爵可以聽到一身嶙峋老骨交錯撞擊得格格作響,他深吸氣,卻被床頭煤油燈的氣味嗆著,發出輕咳。

    「父王?」布拉夫驚駭叫道,退開一步。

    第一個衝過來的果然是狄克倫,他一箭步往床頭擠,剛好站上布拉夫讓開的空位,接著,辛西爾才姍姍來遲似地走近。班奈瓦蘭動也沒動,甚至連眼睛也沒轉,溫斯登驚愕地抬頭吸氣,裙子底下的腿抖了抖,仍沒動,又低頭看自己修剪完美的手指,就好像,辛西爾想,可以從那裡找到生命的奧秘。

    「父王,沒事吧?您怎麼了?怎麼了?」狄克倫緊張地叫道,雙眼大睜,額頭布著汗。公爵覺得他實在很吵,不禁偏過頭,但狄克倫仍不放過,臉又湊近大叫:「父王?」

    一隻纖白的手伸來,將狄克倫推開,接著輕拍公爵微微喘息的瘦弱胸膛,他覺得舒服許多。辛西爾俯臉輕聲問,「父王,您要說什麼嗎?」

    啊,總是這個辛西爾,就是能看出他每一舉措的意義。公爵半睜眸,弱視的目光掃過表情、姿態各不同的五個影子。「……過來。」

    「父王?」

    「全都……過來……我有話……要說……」他斷斷續續地喘息。

    狄克倫和辛西爾原本就在床頭邊了,只是稍微挪步湊近,不動如山的班奈瓦蘭終於肯移動他尊貴的腿,飄忽晃到辛西爾旁邊。溫斯登沿著房間邊緣走,終於走到床邊,試圖躲在布拉夫龐大的身軀後,但布拉夫卻用力一推,將她擠往前,她回頭對著大哥骴牙咧嘴一番,最後仍不甘願地湊近狄克倫旁邊。

    「……是時候了,你們……都知道……該怎麼做吧?」

    五個子女的臉都很僵硬;力量尚未完全褪去,他還可以感受到在他們之間傳飛的思緒,如一張織網,騰空、交錯,卻巧妙地避開對方;沒有人能瞭解另一個人在想什麼,而他,也即將不瞭解。

    「要……占星官……擇吉日、辦葬禮……跟以前一樣,不要鋪張,跟以前……」公爵感覺下腹無力,彷若沉沉墜落,他再用力吸氣、開口:「記得……要依照規定、規定葬禮後……才能開始……懂嗎?懂嗎?」

    他們沒有說話,僵立的身子如五尊恆久的雕像,但是五束目光朝他直直射來。公爵已經感受不到他們思慮的轉折,無法分辨是善意還是惡意。他繼續說,「這是……傳統……不能逃避……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染了血的餐桌。公爵閉上眼睛,「好好去做吧,用你們生命的……最後一擊……」

    就要結束了。比起其餘兄弟姊妹,他延長了近五十年的壽命,現在即將結束了。這如夢似幻的五十年,回想起,快如一瞬,他覺得自己可能從沒活過;在其餘兄弟姊妹都死亡的時刻,他也跟著死去。這是命運,是傳統,是責任。隨著生命的消褪,力量也逐漸遠去,他已經看不到,也抓不到那消逝如一抹香氣的尾巴。公爵再度抬頭,奮力掙扎,以最後留存的渙散視覺看著五個子女;姿態、神色各異。雖跟自己的孩子不算親近,但公爵熟知他們的個性、習慣跟思考模式,他幾乎可以預視到誰即將成為繼承人。會嗎?會是那個人嗎?反正過不了多久,他即將看到。視線模糊,除了他的五個孩子,公爵還看見一團濃霧籠罩著他們的頭頂,逐漸逼近,飄散又凝聚,彷若成形。濃霧朝他逼近,黑羽翅的蛾輕拍兩下,不動了;黑霧如數雙手蒙上他的眼、口、鼻,掐住頸子,沉沉壓在胸腹間,拖曳著手腳。他知道了,他知道了。是他們吧?窒息的難受令他手腳微微顫動,轟鳴聲響在耳邊環繞,仔細聽,那是叫喚著他的名字的低喃。

    公爵張大嘴喘氣,雙眼瞠開,眼白邊緣擠出血絲;真像隻離水掙扎的魚,狄克倫想。他趨前靠近父親,以為他跟剛才一樣,還想說些什麼,雖心知肚明公爵的遺言不會影響任何事情,但他可不想錯過一字一句;狄克倫頗懷敵意地輕瞥同樣極靠近公爵的辛西爾一眼,更湊近些,忍受從老人身上散發出的濃濃藥味及死亡的腐臭氣息。「父王?」

    公爵大喘一口氣,眼皮掀了掀,突然微微抬起右手。「別……」吐出一字,他的手又垂下,嘴緩緩闔起,眼皮半閉,底下深色的流光映著濃稠的死。沒有人說話,沒有人有動作,時間與空間彷若凍結在公爵斷氣的剎那,他們看著老人萎縮的身體,聽到遙遠的落潮聲,退遠,那自他們父親身上離去的力量在某一地蟄伏等待,等待他們之中一人去攫取。但是,暫時沒有人想去面對,因此沒有人動。
    辛西爾轉頭,看向窗外,半掩的木窗框納進微涼的風;驀地,一道晴天霹靂從天而落,粗裂的銀白線條劃破沉黑天際,一瞬間映出繚繞絲雲、猙獰山崖、遠方樹林、起伏土地、聳立樓房,蒼白而絕望。閃電擊向大地,很快就消逝不見,黑夜景物又為沉黑、深紫、暗藍所掩蓋,只有半缺的賽肯月瑩瑩閃爍。那閃電打中了哪裡?她想。

    回頭,辛西爾發現她的兄弟姊妹仍維持同一姿勢,稟息看著已逐漸僵硬的父親。她彎身,將前任公爵半閉的眼闔起,取來一塊已準備好的白布,輕輕蓋在他臉上。其餘的人彷彿這時才恢復呼吸,有的急促,有的沉緩,布拉夫開始顫抖,涔涔汗水不斷從面頰上掉落,濕透襯衫的衣領。班奈瓦蘭也動了,他輕步穿越房間,走到門前,開門,迎向早已等在門邊多時的行政官,低沉嘶聲道:「國王駕崩。」

    國王駕崩。布拉夫一陣哆嗦,喉頭不自禁地發出微小嗚咽。似乎是現在才瞭解這句話的意思,及其後他所將面對的命運,他感覺方才那一道閃電,彷彿是打到他們的頭頂上,從今以後,那將是他們所見的最後一道亮光。



    104: 名無しさん

    2011/09/03(Sat) 03:53 ID:xtmeHWHI
    「坐吧,艾薩辛。」

    艾薩辛不動。「陛下,您是不是該去換件衣服,讓畫師作畫?」

    「這件事不急,畫師可以等。他合該就是來等的。」辛西爾說,在她那張皮製大椅子上坐下,手肘撐在桌面上,望著艾薩辛。「你坐。我有事要跟你談。」

    「臣不可在公爵面前坐下。」他靠近書桌前,但仍站立著。

    「以前你可不介意。」

    「那是以前。而現在,您是公爵。」他站得直挺挺的,雙眼望向辛西爾頭頂上方,那是一張書架,堆積著各種主題、語言的書籍,布雷諾堡人口統計、歷史與人類文明、機械初論、煉金術與哲學、天體觀測、曼德語言學、撒威吉部族史、海上貿易、西佛來達森皇室族譜、占星術殺人事件。

    「才不過短短幾星期,你倒是變成會打官腔的傢伙了。」辛西爾攤攤手,「算了,你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吧。」她將一只酒杯推艾薩辛,「這是皇室珍藏的酒,你嚐嚐。可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喝到的。」

    他低都看著酒杯,琥珀色清澄的液體映照出他扭曲...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05: 名無しさん

    2011/09/03(Sat) 03:54 ID:xtmeHWHI

    「這點毒,對我來說不算什麼。」辛西爾舉起右手,她的食指和中指指尖上沾染了一點看似粉塵的黑色物體,她輕輕一吹,那黑色就煙消雲散。「皇室繼承人的身體,可以承受極大的毒性。劇毒都被國土力吸收了,這也是為什麼,布雷諾堡的歷代公爵從來沒有被暗殺成功過。」國土力的目的,有一部份是在確保繼承人的存在,因此會一直保護繼承人,直到天命已盡。

    「為什麼……為、為什麼……」海洋,澄藍的海洋,與無一絲雲霧的藍天之間沒有界限,她的銀髮是其中唯一的色彩。他怎麼會看不出來?會看不出來?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最近都在做什麼?因為米爾克的關係,你認識了那一批月社的人。你給他們希望,或者是,他們給你希望;那個希望你原本早就放棄了,不是嗎?但我可以告訴你,月社也只是剛起步而已,或許假以時日他們可以很有影響力,但在現在,他們對你一點幫助也沒有。」她低頭望著艾薩辛驚懼、疑惑的黑瞳,生命的光輝正在一點、一點地凝縮,成為中心...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06: 名無しさん

    2011/09/03(Sat) 03:55 ID:xtmeHWHI

    他知道自己該退場了。他知道自己什麼都不該問,不該探究公爵和她的侍衛之間發生什麼事情。但他的腳步猶豫、延宕。我可以相信吧?我可以相信你吧?我可以相信你是個好公爵我可以相信我的決定沒有錯是不是?是的,是的,當然可以,在你背叛我之前,你絕對可以相信我。「還有問題嗎?米尼斯特。」還有問題嗎?還有問題嗎?「不,陛下,只是請您早點動身,晚上還有跟您幾位近親貴族的晚宴。」

    「我知道。」

    米尼斯特終於退場,而他心中的問題,仍一直繚繞在空氣中,不斷盤旋著。我可以相信你嗎?我可以相信你嗎?誰可以相信誰?辛西爾把手中文件丟在桌上,嘆了一口氣。他們需要信仰,需要希望。米尼斯特需要相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為了這個國家,是為了榮耀他的上帝。因凡特需要相信她所帶回來的龍腦是解開過去歷史迷團的關鍵,是步向未來科技的新希望。是的,是的,你們可以相信,直到死為止。

    我應該殺掉那個女的,不用等。班奈瓦蘭說。

    那...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07: 名無しさん

    2021/05/15(Sat) 20:14 ID:hf7F8SmE
    以下是作者的blog,裡面還有很多原創小說,但已經很久沒有新作品
    http://blog.udn.com/huiyi/article?f_UA=pc

    108: 名無しさん

    2021/12/23(Thu) 21:45 ID:cOF4R1k.
    ›107
    總算把作者的小說創作都看完了,那就稍微說一下感想

    個人覺得整體來說,作者的文筆優美,文風偏陰柔,偶爾帶些意識流

    角色個性分明,情節高潮迭起,常表現出殘酷的現實

    劇情上給人感覺是刀子和糖一起送,只是不同的故事比例上有差別

    結局常帶有缺陷美,雖然主角的目的會達成,但也會有些遺憾

    109: 名無しさん

    2021/12/23(Thu) 23:48 ID:cOF4R1k.
    ›107
    為了方便有興趣的讀者閱讀,簡單介紹一下blog的分類

    首先,「書與人生」這個分類是作者看其他書籍的閱讀心得,若對作者的閱讀有興趣可以看看

    其次,「傀儡師」、「布雷諾堡」、「昂鐸庇亞」是長篇小說,「謀殺與創造」中有一篇名叫「甜蜜生活」的長篇小說

    「夢與流浪」中包含十部短篇和中篇的小說,而「劍與魔法」包含三部長篇小說和兩部短篇小說

    三部長篇分別是「異鄉」、「狼嗷之夜」、「浮生」,而兩部短篇則是「新娘」、「Hunting」

    整體來說,其中所有的小說創作可以分為兩個大類,一種是以近現代為背景的小說,另一種是西式奇幻和架空世界的小說

    「甜蜜生活」、「夢與流浪」中的所有小說都是以近現代為背景,有的作品偏現實,有的偏奇幻,有的偏科幻,但總體上都有不少的魔幻感


    (省略されました。全て読むにはここをクリック!)

    110: 名無しさん

    2021/12/25(Sat) 20:52 ID:T0vX.B2c
    ›109
    「狼嗷之夜」打錯了,應該是「狼嗷之月」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4 2021/12/12(Sun) 13:26 ID:CM8.CB9g [ geyimin ] Res 1
     1: 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十五章

    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十五章

    在医院,保安回说我唱歌好听,天天缠着我唱。兴奋时,有时会在街上边走边唱,大声,有时还故意最大声,就是演戏。必唱曲目:程琳的《熊猫咪咪》“太阳出来罗,喂,照亮我也照亮你,一样的空气我们呼吸,这世界,我和你生活在一起。请让我来帮助你,就像帮助我自己,请让我去关心你,就像关心我们自己,这世界,会变得更美丽。”符合我的大同世界思想。
    网友华汉龙行有次在贴吧留言,说找到那人(紫薇圣人,即我),问我是否唱歌了。
    有次在医院,对贾建清说:“到哪里找那么好的人(手指我),配得上你徐倩明明白白的青春。”(陈明真的《到哪里找那么好的人》)
    有个小孩,因不停不自主打人住院,关在房里,出来就打人,护士朱还让我帮他洗澡。我站在门前,他打我头一下,但不象平常的打头,我头象铁桶,翁一声慢慢消声,有点象电针,但不疼,很舒服的感觉,我不知道当时头被打怎有这效果。朱说以为我会回击,我当然不会。
    我常想这两个名字,太相似:胡启梅VS何宪梅。何宪梅是我高中同学,至今一直很关心我。胡和何是相似的,为什么的意思,胡不归VS何不归。启和宪,都是第一的意思。胡启梅现在是护理部主任,她来查房,我向她半跪,说:“小生宇文成都这厢有礼了。”就是搞笑,她也不知孙兆聘老师近况了,此诚憾事,我俩估摸孙老师有八十岁了。
    有天夜里,我醒了,想到护士记录睡眠单上的红色XX(代表睡着),我想到攀字,又想到林彪(我小时看到墙上的标语“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记“攀”字,就是林XX大手),就唱了“我是林彪,漂亮的林彪,我是林彪,奇怪的林彪,我是林彪,毛泽东你不懂林彪。”(徐怀钰的《我是女生》)因为用双手在罗丹和刘露面前比划“攀”字,她俩害怕了,找人绑了我,绑在伍云召边上,伍云召也害怕我,嚷着,卫生员说:“他双手绑着的。”
    第二天早上,我要大解,护士解了一只手,无名氏拿了便盆,我蹲下,伍云召打我头,蒋碧云来了,问我的绑有医嘱吗?罗丹说没有,就是不是医生安排“保护”的,蒋就解了我,我如释重负,去了卫生间。
    早期有次我只住了18天就出院,通常要1个月多点,那次是魏医生,那次我一进去就包洗碗,原先他们排班的。我和魏医生讲定出院,我妈来时,护士长手续都办好了,我妈就说我在里面玩魔术。
    那次有人走着就摔倒,无意识了,象现在新冠一样,跌破了脸,不知什么病,有病真痛苦。开始没人和我玩,我就一个人,就失落了,我主动挽一人的胳膊,人是需要社交的,不论在什么地方,想想单人牢房真可怕,现在互联网也是社交。
    我在医院是劳动模范,比如给人接尿,我爱干这脏事,自比耶稣服侍人,出院手续办好了,我要离开时, 仍接次尿,以至一位护士说:“葛亦民走了,没人帮我做事了。”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5 2021/12/07(Tue) 21:07 ID:4anmrKqQ [ geyimin ] Res 1
     1: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二十章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二十章

    19841214日记
    昨晚下了场雨,今天就不上早操了,可我还是横竖起不来,那时的觉,多好睡啊!
    今天下午看电影《通辑令》,觉得很好,想不到太太平平的今天还出现着那么触目惊心的事,影片说的是:罪犯尤梦财逃后,公安局追捕,这时一年轻女子黄小丹被害,她从银行取款被抢,她死在一汽车里,这汽车驾驶员因某夜带一女子,后被其灌醉,车子被人开了作案。梁小虎是个无业青年,号“摩托王”,他正和白燕恋爱,他想去美国姑妈那里留学,白燕不赞成,但白度(白燕哥)却支持。公安人员查出一赌船,但尤梦财逃走,经搏斗,抓住他的两个赌友,在其中一人帮助下找到尤,但又被其逃。公安人员查出罪犯杀害黄后乘摩托逃走经一农民提供线索,查出是梁卖给一同学的那辆,抓住那人,他交代是梁某卖给他的(低价),并且要他向外界说是前一个月卖的,于是公安人员调查梁小虎,并向白燕调查,白燕去问小虎,小虎告诉她自己作了案,白燕回家后告知白度,白度令其投案。公安人员赶到小虎家,小虎已被人诓出杀害,并捞出一白警服。
    公安人员抓到尤梦财的那赌友,由他带着进入赌窝,一番搏斗,抓住了尤,尤对小虎之死大吃一惊,供出黄小丹是一人叫他开车撞了后,那人上车杀死她,那是穿白警服的。显然是那人事败杀了小虎。在公安人员威逼下,终于说了那人是白度。白度正带着他老婆(就是诓汽车司机的那人)乘飞机逃走,公安人员赶到,他俩又匆忙逃窜,进入一个正在建造的高楼,他老婆实在走不动时,白度一脚把她踢下了楼,自己逃到楼顶,公安人员也上来,他放下皮箱,掏了一大把票子塞入胸间,又逃,后他扶着支架下楼,被一公安人员发现,叫了一声,他一惊,摔下楼去,空中闪着一大把钞票。

    19841215日记
    今天看了《水浒后传》(陈忱),书中把《水浒》上征方腊后幸存的三十多名梁山泊好汉又集在一起,在海鸟矍罗国上建立了政权,李俊做了国主。书中明显是牵强附会,但却能快人心,看它就象看《水浒》一样。
    下午放学,那些男生在班上拼桌子打乒乓球,我看《水浒后传》,他们兴致很高,我发现徐倩似乎对此有兴趣,心中很不是滋味。晚上睡觉和邰成华、陈斌谈歌曲,又谈了别的,很久才睡去。

    19841216日记
    早上醒来时,迷迷糊糊做了个梦,觉得欧洲那一个个国家,被我或联络或攻下,都属于我的,是象地面一样,一个个在地图上被推来推去,倒真象希特勒了。其实可悲,惹得我起不来。今天是星期天,又没吃上早饭。
    今天心情特别坏,看了一天《水浒后传》,终于看完了。心里特别不好受,觉得一切所见之物都在弃己,我知道又是那种心情。
    早上,毕庆元说真羡慕我们,他在一纸上写“我没有妈妈,”啊,怪不得有时他十分痛苦,我真有点想哭,别怎么,我觉得他不可能没有妈,那样太可怕了,对于生育自己的母亲而无机会报恩,这是何等打击,天伦之乐,这可是世间最为上的爱啊,我也由此想起了我妈,她成天辛辛苦苦,供养我们三人上学,这多不容易,可我过去,有时还冲撞她,我真是。我真想妈,想家,回到亲人身旁,这再也不麻木了,我爱妈,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心,妈妈,儿了在这里发誓。

    19841217日记
    今天起得很迟,我以为是做了梦的缘故,而不幸在我把它当真。陈斌说我梦呓杜甫的一首诗,我想它和梦境无关,原来梦话与梦却是无关的。
    今天和毕庆元在食堂值日,早上没去,也不需要去,因人们是陆续去的。中午去值日会,还好,晚上则人多了,大家都集中在那个时候。大家还能排队,只是人多也有点挤,等了好会才吃上饭,晚上刚要上自习,突然停电,于是乎和李二乔买了蜡烛,不一会却来了电。
    上自习时,毕庆元进来说下雪了,我看他身上果真有,于是出去,真的下了,不时几粒从黑洞洞的空中洒下,这是今年第一次下雪。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6 2021/12/06(Mon) 20:59 ID:38Qtr16Q [ geyimin ] Res 1
     1: 葛神异闻录之葛神和他的女人们第十二章

    葛神异闻录之葛神和他的女人们第十二章

    神经二十七(三)505、关于耶梅和可塑品的骗术
    自从我进了耶梅以后,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邪教!
    大家知道耶梅论坛的主力可塑品,耶梅,耶雪等等,但对于耶梅的前管理员本人(李娟)许多新来到耶梅以及上帝吧的人也许都没听说过,她是耶梅史上最大的受害者。
    也许耶梅已经把当时关于此事的帖子全都封杀了。但他的罪行祸及到了许多无辜的人。
    原本只等待神的救赎与他的悔过,但现在看来耶梅教的势力已经强盛到不可忽视了。我们离开耶梅的时候,不过是复活节前夕,那时的耶梅已有4000余会员了,转眼间现在到了5000人,只要一个人将这个邪教的思想传给两个人,那么全国每年受骗甚至受伤害的人就会有上万人。由于一己之欲秧及到整个国民,就不能不让人发指了,所以我要站出来揭穿他的诡计。
    首先是耶梅的身份。耶梅自称是新华社的记者,我不得不承认我暂时没有调查到这点是否属实。但有一天已经可以证实他在说谎。他说自己的真名叫葛亦民,毕业于南京大学。但我们在南京大学毕业生的名单上根本就没有发现有这个名字。很明显,这是耶梅可耻的欺骗。
    再者,耶梅已经是孩子的父亲了,但依然卑鄙到欺骗年轻的管理员本人,当本人知道真相后,他发誓说会和他的妻子离婚,和本人结婚。本人就这样相信了他,开始充满期望的等待。然而,幻梦终成噩梦,耶梅随后又向管理员星空表白,又向当时的耶梅热文馆版主冰川天女示好。耶梅对这些女孩们说,他的心里只有她一个,而对别人都没有这样的感觉。后来冰川信以为真,觉得有压力决定离开耶梅,本人挽留时终于真相大白。
    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曾受过耶梅的欺骗,这真的是很可耻的行径。
    后来本人在耶梅上发了帖子,质问耶梅,什么是神赐的婚姻?“神赐的婚姻”是耶梅当时和冰川说想和冰川在网上结婚,并有信心将这分婚姻带入现实的时候说的,打着神的旗号欺骗教徒的感情,没有比这更可鄙的事了。
    在此之后耶梅为了躲避一直都没有露面。后来耶梅解释说去采访老战士了,而那地方偏僻没有网络。面对如此的巧合,多数人都开始耻笑耶梅。
    许久以后耶梅为此竟然可耻的发了张帖子为自己辩护,题目是“我承认我爱本人,同时我也承认我爱星空”,真是不知羞耻的禽兽!那你的妻子呢?那你的孩子呢?你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说这话的时候想到他们了吗?
    耶梅和可塑品,大家都以为是值得敬重的人。其实你们错得太离谱了。
    耶梅的欺骗当然远远不止我说的这些,但因为时间有限,下面我就来说说可塑品。
    可塑品,据说是和耶梅很熟的人,其实就是熟悉到和一个人一样的地步。
    去年我们在网站上看到一条新闻,讲述的是一个女孩死亡的事,而照片中那父亲手中的遗像正是可塑品在耶梅上传的照片!于是大家去找可塑品,才发现可塑品原来还在,而那美女照片根本就不是她的! 但耶梅难道没见过可塑品吗,难道没有吗?后来有一天上网的时候,我们发现耶梅和可塑品使用的是同一IP,这是怎么回事情呢?耶梅当时没说这事,知道我们都知晓了,才解释说当时他们都在某大学上网,可塑品坐的是他旁边的机器。
    人都在旁边了,为什么还拿假照片上传呢?
    2004年的耶梅四大美女,可塑品没有票,想来是为了让四大美女更好的为耶梅效力,而可塑品,无论当选不当选,都会拼尽全力为耶梅效力的。
    请问,你们见过可塑品本人吗?你们有谁见过,可以告诉我吗?
    但真相其实很简单,但因为很恶心所以我们一直都没有说,那就是:可塑品和耶梅其实是同一个人!
    我们怀疑耶梅装扮的不止可塑品一人,但现在无从考证,但耶雪又为什么那么维护耶梅呢?难道真的是因为年少的无知而他的耶梅哥哥又对她太好了?还是。。。。。。而且,耶雪的QQ从来就没有上过,所以是无等级可谈的。而QQ 也是耶梅招揽会员的重要途径,但耶雪那样的主力为什么会不上QQ呢?
    扮演别人是比扮演自己有趣得多,但终究是愚昧了大众,伤害了太多的人。
    我写下这些文字,希望可以警醒所有耶梅被骗的会员,希望可以警醒上帝吧所有无辜的人。而也许,耶梅的影响力和破坏力已经影响到整个国民了,或许他的影响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大。
    希望神可以救赎我们的国民。以耶酥基督的圣名求,阿门!

    》这是冰川天女的帖,但我知道本本编辑增加过内容,因为只有本本称耶稣为耶酥。当时我让她申请耶稣吧吧主,结果她申请了耶酥吧。

    为了留人在社区,我给许多女孩也做了网婚证,即把李娟改成她们的名字和照片,如星空、冰川天女(良晓文)、婉清等,还有女人荔子(事后荔子没向本本承认,仍留在耶梅)。
    不巧的是,事发时我生病住院(精神病院:),无法及时处理危机。我住院时,她们相约离开耶梅,另开了个自己的论坛。荔子还在耶梅,没承认有网婚证,她大我很多。星空仍在耶梅发帖,星空有帖发在她们那论坛,没发耶梅,我还责怪她。
    我保留本本的管理员很长时间,她屡次要我取消。她发的帖子“什么是神赐的婚姻?”,我看到时,已被她编辑掉,没看到内容,此诚憾事。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7 2021/12/05(Sun) 14:24 ID:8xuwDlNY [ geyimin ] Res 1
     1: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九章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九章

    19841206---1207日记
    1206
    不知怎么搞得,昨天理了发,今天觉得十分不自在,早上跑步时把王飞帽子戴上,换了衣服,也许是最先戴,同学们都觉得好奇,后脱了,人言可畏。早上毕庆元又声称我出尔反尔,邰成华亦云什么久了,不管它吧!
    中午找了针钱钉上了扣子。
    下午上课前,范老师给了我三篇稿子,我看了一下,有两篇写得不错,是冰清的,一首诗《可否思故乡》,觉得很好,小改了下,范老师说我还要多写文章,我暗暗应允。

    1207
    下午课间遇上李洪涛,他说怕背而没学文科,我说现在已没谈头了。纪老师说外地卷子,他看后说都是归纳过的,说过去在高庙,人家怕县中,现在并不要怕外地,我木然,似乎对其不大关注了。
    中午遇见王锋,他拉住我,问谁第一,具告之,问我,道次,他又问次数,以外语差告知,后他又问王凌,告,大叹,我。。。他真够朋友,人不能十全,只要有点优点就行,我对他又十分想交往了。

    19841208---1210日记
    1208
    今天是星期六,去洗了个澡,洗后十分舒服,盖不少日没洗了。晚上宿舍里不象话,竟是**有了她,等等,我听着,无话可说。

    1209
    早上看了唐诗,下午先和陈斌打了会羽毛球,后便去了班上,晚上先停电,在汪贝玉处看了会书,6点半时,来了电,便写了篇作文。不知怎得,心中十分苦恼,似乎有什么压着,喘不过气来,对前途十分失望,太遥远了,我。

    1210
    今天看了《少年文艺》(江苏),有黄小波的小说《难解的方程》和开头介绍她的一篇文章,她已考入南大中文系,我十分喜欢那篇小说,她能那样,我呢?我能否赶上她呢?我暗暗下了决心,前途无量,现在对英语已有兴趣了,实践证明我数学并不差(今天发试卷,96分,班上大多不及格),地理我是得意的一门,其它都占优势。我想起初三暑假时,哥哥对爸妈说我一定考不取南大中文系,而爸爸却要我争取,当铭肺腑,其实又有什么不可拿下的呢?我还是信任自己的。

    19841211日记
    上午课间操时,尤学忠对我说我不怕冷,因老狗(葛),我慎之,他衣服比我多件,岂止是他,但我忍着,便也不冷了。秦斌给我直腰,我便挺了起来,他几次对别人说这样很帅,并说下次有人说我走路漂亮告诉他,我不无欣喜,便想真的直腰了。
    化学课上,做实验时,老师发现少了蒸馏水,便对我点了头,于是一些同学朝我望,徐倩耶!我边走边想该拿什么东西,到讲台时便拿了个试管,飞快去取水,一会便来了,交给老师便回位,发现徐倩看着,我一打量,脖子一白带结,于是我想到了圣洁而单纯。
    下午开年级会,由傅主任作半学期总结,后来别的班几个同学讲演,看徐秋宝还可以,可我,我暗暗决定在这方面下功夫,大胆点,我想。

    19841212日记
    上午做课间操完后,道生约我去厕所,我因秦斌要书,便去问冯青荣,叫道生等会,一会后,他独自去了。后在苏正云处要了书,已不少天了。下午仍是课间操毕,我复约道生,他笑拒,我说明,但他无意,也作罢。下午补测了五十米,我、冯青荣跑了个7秒4,毕庆元也是这么多。打饭时,路逢梅老师,她叫住我,说是我班上一个同学东西在她那里,她捡到的,原来是崔晖的讲义,打饭时很挤,有时刚要打,突然被挤到后面,真是懊恼极了,一个小同学径直走到前面,我前面一个高三同学对他吼“过去!”我。

    19841213日记
    真要命,这几天天天早上起不早,虽然夜里下了决心,但总被第二天的懒觉代替,这天醒来,已有几个同学起身了,自己只是迷迷糊糊,似醒非醒,似乎觉得有一种意识强迫自己再睡会,便觉得这样能有多少好处,而若起来便破坏,这是因为天天做梦,梦里一些说不清的东西,使自己觉得已在干什么十分与自己相关的事,醒来也这样觉得多睡会儿简直是太满足了,但起来后又不觉得怎么样,方知上当。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得其妙。
    早上去交东西(为什么不写什么东西),她在拿书,递上时觉得碰了两手,却不觉什么,看徐倩亦然,当却感到了不一般。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8 2021/12/01(Wed) 20:16 ID:C2p8CrlM [ geyimin ] Res 1
     1: 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十二章

    葛神异闻录之飞越疯人院第十二章

    这次我在医院排好汉座次,自封第二条好汉宇文成都。
    封卞正留为第一条好汉李元霸,让他冲在前面。他上次住VIP房,和我要好,互称“华仔”,带了好多烟,玉溪、中华的,整条放VIP房橱柜里,给我不少,家人送的东西也互通,她老婆住过VIP房,她姐姐也来,我都熟悉,有次我对她姐姐、姐夫说:“我一个人,打败马英九三百万军队。”李元霸插嘴,我立即说:“我战而胜之。”她姐姐、姐夫就笑。
    李元霸还让我唱歌给他儿子听,说好听,我就唱刘德华的《忘情水》。
    李元霸是个警察,爱打架,那次在里面还穿皮鞋,系皮带的,我哥来看我,看到感觉奇怪,还说这事,他说是为了我。有个人对我不友好,我站床边,还说我不能站那儿,用身体阻挡我。我告诉李元霸,他就骂那人,还要打他。后那人被绑床上,李元霸关了灯(有监控),用那人的鞋子打他脸,我也打了,很是解气。就是我演讲那次,演讲结束我说我打人不好,说了打他这事,张尉说:“他没和我说啊。”然后揪住我衣领,让我出去。护士爱找李元霸绑人,然后给点吃的,我也喜欢帮忙绑人。
    封张亮为第三条好汉裴元庆,裴元庆象运动员,我想到大学的兄弟路军,就给他烟。裴元庆身体看上去完全正常,他是伤人进来的。
    这里说下所谓精神病人犯罪不判刑的事。其实精神病人犯罪,和正常人判刑没区别,只是一个在监狱服刑,一个在精神病院关押治疗,比如裴元庆伤人,法院判决在精神病院关押治疗2年,两个保安看守的小伙子重伤人,也一样是法院判决在精神病院关押治疗。法院根据案情判决,正常人2年刑期,精神病人一样2年关押治疗。那小伙子瘦瘦弱弱的,不起眼,可是他与人通奸,伤人老公的。他爸基本天天来看他,带吃的给他,还说他要保证一天一个水果什么的,因疫情,在楼下对话,我们在二楼。
    裴元庆还自称最伟大的哲学家,超越尼采,把我吓一跳。我们一间房,重伤人的小伙子也在这房,保安就用躺椅床睡边上。我心情不好时,听着就压抑、讨厌。心情好时又更加自信。
    裴元庆自称特朗普的女儿是他老婆,一位一线明星为他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是邓紫棋,因为他有了西方特女老婆,邓紫棋做不成他老婆了,就闹了:)
    封武汉一个小伙子杨为第四条好汉熊阔海,他是有亲人在镇江丹阳工作,独自从武汉跑来的,因为有自杀倾向,吃过药,父亲吓得送进来。我初见他,是我睡了一觉,起来发现他绑着,戴着口罩,看上去象医生。绑他时,我熟睡,后听说他用毛巾盖手,护士害怕他反抗,喷了酒精,李元霸还打了他一巴掌。
    因为我圣人类贴吧吧友紫曦晟开是武汉人,更主要我女朋友李敏是武汉人,我就对他亲切,也不嫌武汉疫情。他被喷酒精辣眼,我给他打水洗,可他蓝毛巾上全是酒精,一下洗不掉,我就用我的黄毛巾给他洗脸,还对护士说掉色了,把他蓝毛巾用水泡在脸盘里。
    第二天下午,裴元庆给我一份干拌面,我问熊阔海:“是武汉热干面吗?”他说:“象。”我没订面,裴元庆硬让我吃,朱护士说:“我订的,你吃。”我就吃了,非常好吃。
    我和熊阔海单独在小卫生间时,我唱:“小嘛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雨狂。”他说他爷爷教过他。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9 2021/11/30(Tue) 19:53 ID:GXUgUi6. [ geyimin ] Res 1
     1: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八章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八章

    19841129日记
    早上,徐倩面后,已新,即思昨夜之谈,盖言赵廷喜之贪,大言而立之数,知是其,陈斌说人都一见,王陵曰是谈德荣之,于是吾盖实委之,具体人同此心,那么我便要高人一等了,于是对其兴趣大减。于是掏出了古文,我于是也算复活了。下午去了阅览室,茅塞顿开,便想天天来了,只是觉得时间太短,不能满足。我是个什么知识都探求的人,什么书、报都是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因此看杂志极其之慢。我只看了《中学历史》,上面知识太丰富了,一下把书本上知识突出出来。
    晚间,李二乔问我对鲁迅文章看法,我便说很好,他说也是,并说原来不认为,现在觉了,我想这正是我要说的。

    19841130日记
    今天心绪不好,一早上不知所措。
    下午,王老师叫我们去搞电子游戏,我和毕庆元忙着抄写,错过去图书馆机会,此诚憾事。
    昨夜,陈斌告诉我第二名,心中甚为不快,但却无妨,下次再来吧。
     
    19841201日记
    今天不大顺心,似乎觉得自己已无了能力振兴,全身受缚。
    中午买了两袋鼠药和瓶墨水,让徐锐带了回去。
    中午看了几首七绝,打了会乒乓球。
    今天似乎同学们都回去了,晚自习只有几个人上,实乃少见。中午又去了王老师处贴了纸,看高三同学搬东西,有唱片还有《沙家浜》,都觉好笑,其实也没什么,就象听到有人说华国锋一样,谬论,真不可思议。

    19841202---1203日记
    1202
    今天星期天,早上醒来就不想起,后7:45方起,又一次没吃上早饭,不过我并不反悔。
    上午在班上看了历史,便有点不想丢了,越看越有了兴趣。下午一边打乒乓球,一边看了一些短篇的古文,我发觉我对什么书都特别有兴趣。晚自习后,徐锐找到我,给了我衣服、菜,还给了我二元钱,他这星期回去了。

    1203
    上午上物理课,后半节我们自习,一会自觉一人在窗口找人,抬头见是叔叔,正和王飞说话,于是我上去,叫了声,便要和他走,他问我是否告诉老师一声,我说是自习,便和他走了。他说带了被子来换,后象上次父亲来一样,依然从后面送至门口,他跨上车走了,后梅老师问是否有课?为啥我跑来跑去。

    19841204---1205日记
    1204
    今天下午学校里高二、高三年级开团会,金老师坐下刚说话,于是下面一片掌声,很久不息,于是他又说了一句,下面又是一片掌声,大家都边拍边笑,后又一次,于是老师们发火了,说要查出是什么人,真好笑。后纪老师坐在我身旁,对我说我成绩还可以,争取下次第一,他又说我若英语(73)多10分(83),就可赶上郑仁湘,我十分得意,便想着其它各门稳步,英语赶上第一,在地理上盖住之,于是我便觉轻松了许多。

    1205
    放学第一次交了开学来的团费,0.30元(9--2月),团的活动也太少了,除了开难得的会外,便是交费。放学和毕庆元去理发,因头发太长,李洪涛说象是假发盖着似的,毕庆元说长,道生、王飞亦云。李二乔说此长得不好看了。我一般是二个多月理一次,可毕庆元说他一个月理两次,我真搞不清了。晚自习,只看了地理,把笔记从头看了一便,发觉还有不少东西不知,我大吃一惊,心想马虎不得。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10 2021/11/28(Sun) 16:12 ID:2YRukloo [ geyimin ] Res 1
     1: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七章

    葛神异闻录之纯真年代第十七章

    19841121日记
    今天课间和毕庆元打羽毛球,一会,谈德荣也来打了。下午和毕庆元去王老师处搞电子游戏,晚自习时忽然见一老师在后,好象叫我,我一愣神,他用手招了一下,我看清是范老师,他一定是找我吧。便出去,他问我作业多否,我说不,其实很多。他便要我去看看溪流(我们语文兴趣小组主办),我便答应,然后约毕庆元一起去,去改了两个错字,后来谈到作文,他要我们写,我和毕庆元正要这样,后他说话,有点忽,我忍不住笑出了声,但我想忍住,没达到,便想起种种不快之事,想起,果真不笑了。他倒没介意,可我总觉得对他不起。他便要我写,我想写两篇,一是《母亲》,一是《乡下穷人只认钱》。

    19841122--23日记
    22
    今天写了篇《我的母亲》,忽然觉得应把一切亲人都写出来,还有篇《乡下穷人更认得黄的金、白的银》,构思时觉得很好,认为大可博人之欢,可后来觉得并不见佳,似乎觉得太现丑了,这为什么呢?

    23
    上午课间,范老师走来时对我说:“你去贴一下《溪流》”,我应允,于是跟他走。他走过高一(1)班时,进了去与一女同学说话,我知是刘晖,她并不美,原先见过一面,甚至觉得不舒服,可这次却十分近之,也许是其才吧!我不觉为我高兴,贴上《溪流》后,发觉有“本刊编辑刘晖、葛亦民、钱晓宇(美工)”字样,不觉一阵高兴,却又十分希望其它同学能知道,徐倩乎?

    19841124--25日记
    24
    今天上午课间,范老师走到我位时,我交给他一首散曲《山坡羊.观《火烧圆明园》》,是按元张养浩而作,他看了会边看了出来,便走了前去和郑仁湘说话,徐倩与何宪梅便看那纸,见徐倩双手拿着读着,我心里立即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25
    今天下午又去王老师处试验电路,真的在他那里还懂了不少电的知识,后与陈斌捧一堆卷子到进修学校,王老师说:“捧到理化组苏老师那里”,我便对陈斌说:“他怎么好意思叫苏老师”,因苏老师是他女人,陈斌说:“不叫苏老师,叫什么呢?”我想也是。

    19841126--27日记
    26
    下午放学,去王老师处继续搞电子游戏,这次去试验,有几处不通,我们便搞了起来,完后,已5:30了,人家已上自习,天也暗了,我们赶紧去打饭,到食堂,还好有饭有菜,我们便打了吃了起来。
    继续看《复活》,大有裨益。
    晚自习时又去王老师处,路遇梅老师,她要我叫三人明天开座谈会,我觉得是她在纪老师处说了我许多好话。

    27
    早上课间,梅老师进来,向我说要借15本几何书,我便给她借了,可刁道生却不与,真实的不与,我也没强求,只觉他是否那个,后他说是因笔借了弄坏在气头上,我也就原谅了他。
    中午和毕庆元上街,我想等助学金下来便买双皮鞋,到底为什么,心照不宣,错了,因布鞋穿着太没那个了,我想把布鞋带回去,

    19841128日记
    今天中午决定洗衣服,那衣服已脱了几天,可就是怕洗,中午决定洗,正好吕文东也洗,就一起洗了,一会洗好了,于是我认识到一切事,只要做起来都是不难的。
    下午学校高三男子排球队和学校女排比赛,我校女排在今年市区比赛中又得全胜,捧回了“雷锋杯”。先是女排胜二局,后高三也胜了二局,可第五局竟未打完,真遗憾。
    今天看完了《复活》,这书我是仔细看的,花了不少时间,获益实在不浅,书中“托尔斯泰主义”竟有些和我想法同。“土地和阳光、空气一样属于每个人”,“要恕别人七十个七次”,书名《复活》,一是写男主人公----聂赫留朵夫最后也就看了福音书的复活,即消除迷雾,一是写女主人公----玛丝洛娃的复活----感受了人之恻隐,并为之也做了自己牺牲。书中写了不少社会黑暗,实在是一本难得的好小说。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全レス 最新レス50 レス1-50 Top Reload


    次のページ>>


    freeStyle bbs byレッツ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