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ㄚㄎ日記

45 名無しさん [ 2020/02/16(Sun) 02:30 ID:l7HR378w ]
第一百一十二天

我的任務是去一間醫院,把一個剛動完腸胃手術的學生給宰了。只要殺了他,我就能夠得到夢寐以求的小男孩了對吧?

棘蘭強調:「他現在昏昏沈沈的,身體虛弱得很,你可以用枕頭悶他,或者乾脆在他的點滴裡面混點啥,就可以了。」

可能是因為酒精的緣故,現在的我,光是確定自己真的給這幫變態看重,就會覺得很幸福。才認識沒多久,就願意安排給我這麼像樣的任務,聽起來真是個值得多喝兩杯去慶祝的事。

把一個要死了的傢伙搞死,比我想像中簡單多了。

問題是為什麼?

「我被他辱罵了!」棘蘭說,十分火大,但她發抖的樣子像是受了風寒。

原來,是個仗義執言的孩子,知道她欺負誰,就會大聲嗆她,還揚言要找督學,這對一群在私立學校打混的敗類來說是承擔不起的風險。

我聽說,這個學校的理化老師根本是被育達開除的,綽號敗類張的他,跟個他叫不出名字的外籍妓女生下小孩,又把人家揍到報警,搞到現在小孩都見不到。這種人的名聲差到根本不可能混教職,是把校長的鞋底舔穿了才能繼續靠教書維生。其他無論教美術的熊老太婆還是教音樂的朱小姐也差不多,不是犯下竊盜罪就是性侵未遂,等於是教育界的渣渣集中營。之中搞不好有超過半數還是買了一張假身分證又去搞微整形才混到現在,那些家長真是一群太有錢的死人才會把小朋友送到這邊來。

要論爛,棘蘭最多排第三,第一當然還是這個成天掛黑眼圈的科主任,成天穿得像是要去打羽毛球,卻長得像混混,說話方式總帶有一點太監氣質,一雙油膩膩的小眼睛靈動得很,畢竟成天物色校內的年幼性感尤物,已經練到精怪的地步了。

說穿了也不過就是一個囂張過頭的雛妓愛好者,在戀童癖界好像算是個毒梟等級的人物,還有美食家之稱。棘蘭對他讚譽有加,說他骯髒的老二入珠無數,卻只用在小朋友身上,真是浪費。

棘蘭鐵定色誘過他,棘蘭這種吉娃娃型的女人能色誘一隻癩皮狗就不錯了,何必執著於人類呢?

我又聽說,科和她根本處不來,認為她和那個專猴子跳的假演員一樣,只是囫圇吞又有暴力傾向,只會浪費好不容易拐來的小朋友。

但無庸置疑的,這些人都討厭那個住院的孩子。他不見得完全不是他們的菜,只是因為不聽他們的話,又憑著敏銳的觀察和先天直覺那一類的知道他們不是好東西,鬧到現在是這一票披著教師外衣的禽獸要把他剝了。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