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陳兩兩有個黑警夢

4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1(Tue) 07:48 ID:euXEnHfI ]
「廢話少說。」我強調,咬了口肉乾,「吿訴我該處理誰,然後錢記得先給。」

這邊沒有屍體,通常死了一個孩子他們會用黑色垃圾袋包好,再弄些報紙之類的避免體液流出來。一所學校學費收那麼貴,卻弄來一票不會控制脾氣和下手輕重,出了問題就要靠我這種地下專家來解決的爛人,真是太好笑了。只要進了它那看來鏽跡斑斑的大門,我總是嘴角上揚的面對每個人。

裡面一個姓熊的今天沒上班,她是個超過三十年沒跟老公滋潤滋潤,所以養成殺貓狗習慣的爛女人。上次她想要跟大家證明自己美術學校沒白唸,可以讓我做白工,順便逼我承認自己就是比他們低等,被我教訓到連牙齒都快沒了,還使勁舔我的腳。

「那個變得像甜菜渣的老女人終究沒膽再挑戰我,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我使勁嘲諷,看看有沒有人願意笑著和我應酬。

要依賴小黑警,態度是最重要的。在場的都是一票老師,手又髒得很,有什麼不好學習新知的呢。

裡面一個頭禿光了的體育老師看不過去,想起身給我點教訓。我認得他,一個外聘的垃圾,年紀一大把了卻幹這種連打工都算不上的活,還為了裝年輕穿起嘻哈裝,噁心。

我直接把一口含肉汁的痰吐在他臉上,說:「你有本事從椅子上起來,我就有能耐讓你回老家當垃圾。都五十幾歲的人了,李校長的小兒子願意給你半口飯吃,你就該偷笑了,難不成你想換換口味,在住院的時候享用嗎?」

他一定會縮,這種不知是更生人還是前乞丐的人,連做夢的能耐都比別人差,更不懂得打腫臉充胖子,老幹些讓自己丟臉的事。

雖然是個不起眼的玩具,但我還是很珍惜,繼續說:「一所升學主義私立學校有武術教練,聽起來就像是馬戲團裡有隻會罵髒話的鸚鵡?」

其他老師都笑了,這就是我要的。他本來就沒朋友,連李校長的兒子大概也是覺得弄個輸家在身旁很好玩才讓他在這邊幹。他通常是沒資格出現在辦公室內的,大概是聽說我來了,以為自己有什麼表現機會,就硬是賴在這邊不走。那我不給他面子,也算是做好事了。

我吞下肉乾,說最後一句:「連基本工資都沒有的你,連鬱悶時出去買醉的能耐都沒有,下賤透了!」

他奪門而出,可能邊跑邊哭。我真好奇他的教學內容是什麼,幫人吹喇叭或尻槍一次五百嗎?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