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掲示板に戻る■ 全部 1- 最新50 ↓最後

陳兩兩有個黑警夢

5 名無しさん [ 2020/01/23(Thu) 06:22 ID:AxXwwhbk ]
還是教務主任比較懂事,直接給了我一份資料,拜託我去處理。

「錢已經匯了。」他說,使勁鞠躬。這樣才對,根本沒有讓我找碴的空間,不像剛才那個白癡。

很好、很好,在刷過存摺後,我心情愉快。這次要處理的,是個叫百川的白癡,畢業自火柴國中,還是從小學直升上去的,大概唸了至少九年,花了不少錢呢。

他不是很會讀書,大概上小六還不會寫自己的名字,上小四時連自己的姓也寫得不全。一個姓謝的社會老師為了證實這一點,特別把他抓到黑板前來表演,還大聲取笑。他因此被上百位同儕嘲弄了至少半年。級任導師也懶得理他,因為他就是一個看來很髒,又缺乏家教的死屁孩,還顯然在換牙前就學會抽煙,從牙齒到手指都黃黃油油的。

他家算有錢,主任等盡量和顏悅色對待他,甚至給予他翹課也不留下記錄等特權。無奈生性好鬥的他,還是因為在校內引起大大小小的衝突而差點遭退學。多虧老媽會送紅包,讓他免受處罰,最多留校查看就沒事了。

大概是為了避免被別人看不起,百川培養了一身江湖味,講話腔調既不本省也不外省,聲音還跟鴨子一樣啞,嘴巴更是每天都不乾不淨。

他想當個惡霸,卻被一個姓唐的宅男打傷數次。他去跟一個黑道後代混,人家只建議他好好對待自己母親,不要成天只想著幹傻事。

快基測時,他已經不常到校。在畢業前,他只要求另一個姓賴的校內邊緣人去試著強姦隔壁班的蕾絲邊。這事雖然傳開,但沒有記錄。由於他惹上的和他差遣的無非都是瘋子或家裡有問題的,校內通常都是以一句「臭水溝內的事少管」作為應對方針。

不意外的,百川來自單親家庭。和那種老實女孩遇上賤男所以導致人生充滿瑕疵的例子不同,百川的媽媽是個標準的大眾運輸工具,甚至被稱為是信義區的萬國博覽會。

雖然她每次都光鮮亮麗的出現在大家面前,皮膚也保養得很好,更是一票孩子眼中的和善愛心媽媽,但每個家長都知道,她是個婊子,子宮就像個很髒的果汁機,混合來自四面八方的基因。只要是她看上眼的,哪怕是安康公園內的遊民,都有機會和她來一發,據說連校內兩個姓張的已婚男理化老師都和她有一腿。

幾個校友都說,在百川媽和善的表情後,住著的是一個極其淫蕩、道德低能、智商堪慮且極不衛生的靈魂。為了替自己骯髒且總是失控的本性掩飾,她乾脆謊稱自己有原住民血統,反正,她的皮膚也很黑,骨架子也很大,完全不像個標準的外省第二代。

她根本無法確定百川的生父,哪怕從確定懷孕的時間和週期等等資訊往前推,得到的資料也相當複雜。百川又只長得像她,這帶來的尷尬不少,像是光顧她的男人數量一下打了對折,還開始勤戴套,就是避免被她賴上。

百川心中永遠的痛,就是他媽為了避免自己的形象成為他童年時光的烙印,乾脆謊稱自己是遭到黑道強姦。這也使得百川從學會罵第一句髒話前,就已經開始崇拜所謂的兄弟,也很容易對任何形象不佳又眼神犀利的老男人產生戀父情節。

出社會後不到半年,他就覺得自己已經比真正的流氓還像流氓,更因為常常在臉書等社群網站展示自己喝了多少好酒,和抽菸抽到需要看醫生等訊息,導致他在參與同學會後總嚷嚷著自己看起來像個狠角色,而不是一個標準的小丑、負面教材,或任何「自卑過頭的黑嚙齒類」——這是那個意圖強姦蕾絲邊卻失敗,乾脆謊稱自己有精神分裂症還成功逃過法律制裁的賴同學給他取的綽號。

這位驚天地泣鬼神的假流氓最近幹了一件大事,就是開著他媽買給他的賓士休旅車,在外頭給人家用打成重傷。他嘴巴很兇,武器卻只有一罐防狼噴霧,給一個沒抽那麼多菸,腦袋更沒有給酒精搞成泡菜狀的中年人用鈍器海K。

本來這也就笑話一場,看一個假流氓給人打到需要裝義眼很治癒,但可能是幾下衝擊傷到百川的額葉還是什麼,讓他到性情大變。我個人相信是他的嚙齒類腸肚開始與自尊心連接,變成一個徹底不要臉的社會敗類。

火柴盒那一票老師要我處理他,是因為他開始幹些勒索師生的勾當。他媽最近幾年可能更少回家,搞不好是跑到非洲還是哪裡的和一票吸強力膠的男人同居,說她生死未卜,也可能滋潤一百分。

反正,百川沒人照顧,又沒有正當興趣,乾脆就回到最讓他感到溫暖的母校,看看有沒有發大財的機會。

真是夠了,我想,把子彈上膛。




←戻る 全部 次50 ↑先頭
  Name E-Mail URL:(請勿填寫此欄)
  

read.php ver1.4 (2001/10/6)